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这一年,我从绝望中重新站起

作者:姚鹏  来源:中华女性网  发布时间:2017-02-13

  口述:李菊梅 湖北省恩施市芭蕉乡戽口村村民

  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 姚鹏

  我今年27岁,六年前,我的人生一度陷入绝境,绝望之中的我甚至想到过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这一年多,我和我的家庭才算走出了绝望,重新站了起来。

  2006年,我与很多同村的姑娘一样去了外地打工。在福建,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同样来自恩施的男友,我们俩于2010年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当时的我觉得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憧憬着今后的美好生活。谁知,新婚之夜的一场意外,成了噩梦的开始。

  新婚当天,前夫喝得酩酊大醉,我扶着醉得不省人事的他去卧室休息,不料在上楼时仰面摔下,当时我自觉并无大碍,就没有放在心上。

  七天后,我起床后感觉颈椎异常刺痛,手臂抬不起来,手指弯曲不了,双脚也没有了知觉,被送到医院后被确诊为脊髓炎,医生告诉我,我可能是在摔跤之后神经组织受到损伤,导致脊髓供血不畅、缺氧,然后慢慢发炎,出现水肿,这种脊髓损伤号称“不死的癌症”。医学界没有特别好的方法,只能寄望于出现奇迹。

  在医院住了两个月之后,我的手指依然没有知觉,生活无法自理。但由于经济困难,我不得不提前出院了。头几个月,前夫对我还是很不错的,悉心照料我,但渐渐地,看到治愈的希望渺茫,难以接受这个现实,脾气变得越来越坏。那段时间,我每天躺在床上以泪洗面,充满了对人生的迷茫,绝望之中甚至一度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由于高位截瘫,双手完全没有力气,连寻死也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有一次,我用剪刀扎向自己的胸口,恰好被前夫的嫂子发现,夺走了剪刀。还有一次,我尝试用嘴咬住水果刀切自己的静脉血管,却正好被来家串门的姨夫看到,夺走了刀子。爸爸妈妈知道这些情况后,无奈地将我接回了家,这场短暂的婚姻也就此结束。

  刚病倒的时候,我曾感觉人生的门被关上了,可现在连窗也关上了。好在爸妈对我不离不弃,不断安慰、开导我。我力量太弱,连一杯水都端不起来,爸妈就每餐用勺子喂我吃饭,为了帮我恢复,爸爸自己设计了一个锻炼设备,将三根木棍绑在柱子上,让我锻炼手臂力量,防止肌肉萎缩。看到爸妈心疼的样子,我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那时候,我家靠种茶叶维持生计,一年到头只有1万多元的收入,虽然生活拮据,但爸妈依然四处寻医访药为我治病,看到我的生活单调, 2013年还给我买了一部手机。那是部二手手机,但通过它,我开始重新接触外面的世界,认识了很多朋友,还再次收获了婚姻。

  当时很流行玩微信“摇一摇”,我就好奇地摇了一摇,结果摇到了邻村的杨代贵。简单交流之后,第二天,他便给我打电话,说要来看我,当时我以为他是骗我的,就一直拒绝。后来他干脆不打电话了,一路打听着来到我家里,就这样,通过网络我们认识了。

  经过半年的相处,杨代贵的诚心和耐心打动了我,我们俩不顾家人、朋友的反对,坚持走到了一起,结成了合法夫妻。虽然没有婚纱照,没有豪华的婚礼,没有像样的房子和家具,但我们俩却感觉很幸福。因为第一次婚姻的失败,残疾的我从来不敢奢求能再次拥有爱情,我有时甚至想,这辈子如果真的还有爱情再来到我身边,说明是上天在眷顾我,结果老天真的眷顾我,人生的大门又重新为我打开了。

  后来,我们又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消息当时让我们既开心又难过,因为医生说,我怀孕的风险很高,怀孕期间可能会有很多并发症,分娩时的风险也很大,因为我属于神经损伤,在手术过程中不好用麻醉药品,如果多打一点,就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但我们觉得,这是老天送给我们最珍贵的礼物,完整的家应当有个孩子,于是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儿子的到来,给我们家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之前,我始终没有真正从自卑和绝望中走出来,孩子的到来真正改变了我。每当看着他在面前跑来跑去,尽管没办法和他一起疯闹,但心里仍然能感觉到满满的幸福。但经济问题也始终困扰着我们,我是高位截瘫,没有奶水,家里经济条件又不好,只能给孩子吃便宜的盒装奶粉。为了照顾我和孩子,杨代贵也没办法出去工作,家里没有固定收入,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连续吃了15天的面条。为了维持生计,从前年起,我以“lijumei5201314”为名注册了微信号,创办了一家微店,店的名字就叫轮椅妈妈爱心店,在网上销售些茶叶、服装、百货、副食等物品,希望借此减轻家庭的负担,给孩子赚些奶粉钱。

  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在QQ空间的日志里,许多的人了解到我的情况后,纷纷伸出援手,给我们捐款、捐物,还经常高价购买我的东西,让我特别感激。一名上海志愿者在得知我家的情况后,主动提出资助宝宝1年的奶粉,每月都会按时将奶粉寄到我们家。歌手黄安通过微博了解到我的情况后,也决定从我这里买10公斤茶叶。他在微博中留言道:“这位年轻坚强的妈妈很不容易,我决定买10公斤茶叶捧场。有心的朋友不妨也帮忙,发挥社会大爱。”

  很多在我这里买东西的人都不讲价,给出的货款都高于产品的售价,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爱心人士经常给我们捐款,为宝宝寄来日用品,连真名都不肯透露。我有一个本子,上面记了很多这种不知名的捐赠:“善心莲心”为我捐了电动轮椅、贵州的骆姐姐捐了3000元、青岛的姐姐捐款2000元、上海志愿群给宝宝寄来奶粉、甘肃的妹妹给宝宝寄来了棉被……

  现在,通过微商,我已经能够自力更生。我的朋友圈已经有四五千人,都是这一两年积累的,很多人我根本不认识,平时也没法一一说话,只能在节日的时候群发问候,感激他们的默默帮助。或许这辈子,我都无以为报,但我会深深地将这些恩情记在心里,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努力生活,让我的宝宝健康成长,等他长大懂事了,我就把我们在最困难时候的经历全部告诉他,让他做一个有爱心的人,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将来,如果条件允许,我们俩想去镇上开个小卖部,他可以照顾我,儿子上学也方便,我又可以赚钱养活自已。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希望,虽然我不能走,但我会自力更生,自强不息,为孩子作表率,为自己加油!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