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双创

总书记点赞的北大女生宋玺

部队教会我社会责任感和担当精神

作者:宋利彩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5-30

  我觉得女孩子要有自己的想法,只要觉得可以从中获得幸福感就可以去做。比如我去当兵,是因为我喜欢当兵,喜欢那种感觉。

  在部队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个人服从集体,部队教会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社会责任感,和一种担当精神。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宋利彩

  五四“青年节”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来到北京大学考察,在与总书记的座谈会上,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大四女生宋玺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分享了她的从军经历。总书记在听了她的经历后说,自己曾经看过最近热播的电影《红海行动》,并对其中的女兵印象深刻,宋玺就如同那位女兵。

  1994年出生的宋玺,18岁考上中国最顶尖的学府之一——北京大学;作为北京大学学生合唱团领唱,她出战拉脱维亚第八届世界合唱比赛,为中国赢得了两枚金牌;大三那年,她弃笔从戎,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坚持高负荷训练,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五批赴亚丁湾护航编队里唯一的女陆战队员,亲身经历了特战队员为了一艘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外籍货船而搏斗的紧张时刻……

  2017年4月8日17时许,护航编队接到通报,图瓦卢籍OS35号货船在亚丁湾索科特拉岛西北海域遭劫持,整船19名叙利亚籍船员生命岌岌可危。中国海军护航编队玉林舰立即前往解救。7小时惊险营救,中国海军击溃索马里海盗。9日凌晨,玉林舰发起营救行动。

  16名特战队员在我海军舰载机空中掩护下,乘小艇陆续登上OS35号,迅速将19名船员解救出安全舱。被解救的叙利亚籍船员身披五星红旗,大喊:“Thank You China”。当时作为玉林舰的海军陆战队士兵,宋玺热泪盈眶。

  人们羡慕她在短短的24岁人生里就活出了其他人终其一生都做不到的精彩,激赏她将爱国主义付诸实践活出了中国年轻人的模样,同时也会不禁好奇:她为什么要当兵?怎么做的?她在不寻常的经历之后对人生有哪些新的体会?她还有哪些梦想?为此,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近日对宋玺做了专访。

  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宋玺,寸头短发,黑色双肩背包,坐下之后脱下白色休闲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短袖T恤,简单而自信,坦承而洒脱的言谈中,既流露出性格中热情执着的一面,更有独立思考之后的理性和豁达。

  “军人的利他主义蛮赞同的”

  记者:你作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员参加亚丁湾护航行动被媒体报道后引起大家关注。之前有没有想到?

  宋玺:我只是抱着想完成自己一些想法这样的心态入伍的,回来之后大家蛮关注,有很多媒体来采访。其实我思想上有一些纠结,没想到我个人的行事被放大,原本觉得只是一些很简单很普通的事情,给我压力也蛮大的。但是,我想如果必须要这样树立一个典型,去激励小朋友的爱国之心,那我觉得也可以,自己会努力配合。

  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努力的人,而是一个比较随性、自由自在的人,只是做了一些别人不会去做的事情而已,并没有多大的成就。所以,很多媒体的采访也都找理由推掉了。

  记者:感谢你接受我们中国妇女报的采访!

  宋玺:其实作为一名女生,我会看一些女性主义方面的书,但不会看杂志或者公众号,因为那里的东西有时候非常偏激也非常水,而喜欢看一些哲学家在这方面的论述,或者是在数据库里有文献支持的第一手的东西。

  这主要是受我妈妈影响,她是一个很独立自强的人,有自己的事业也有自己的想法,不会随波逐流。在我需要得到好的教育的时候,她会把事业先放一放,觉得我可以放手的时候,她就开始做自己的事,她一直不愿意让自己闲下来,永远有事情做,所以她不会觉得空虚,不会觉得自己存在没有价值。

  所以,我觉得女孩子要有自己的想法,只要觉得可以从中获得幸福感就可以去做。比如我去当兵,是因为我喜欢当兵,喜欢那种感觉。所以我去做了,并不是别人的评价来影响决定。

  记者:为什么喜欢当兵的感觉?

  宋玺:军人在我心中的形象是高大、正直,奉献自己为他人谋福利的,这种利他主义我蛮赞同的。我从小生活蛮顺利的,在大学校园里,享受着很多人享受不到的教育环境和物质水平,但有一段时间比较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天天和同学约饭啊什么的,觉得这样很没有意义,只为自己而存在,没有给世界创造一点价值。既然有一个当兵的梦想,就去当兵吧。

  记者:要成为一名海军陆战队员挺难的吧?训练中最难忘的是什么?

  宋玺:我学东西蛮专注蛮快的,但我的军事素质不是最拔尖的。训练中印象最深的是野外生存,没有吃的,还得背着背囊从一个海岛转移到另一个海岛,经常要爬过很多大岩石,从岩石的缝隙跳过去。那个背囊真的很重,重得蹲下去就站起不来的感觉。

  记者:作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员赴亚丁湾护航,在海上不执行任务的时候会做些什么,想些什么?两年的部队生涯教会你什么?

  宋玺:在海上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喜欢看海豚,看彩虹,看天空,倒时差的时候睡不着觉,半夜就看星星,放空一下自己。在和平年代军人就是这样,要随时做好打仗的准备,但一直没有任务,这种滋味蛮难熬的。好在我的思想很早就转变过来了。刚下连的时候想出任务没出成,难受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就想,当兵要以集体利益为重,不能自己钻到死胡同,要学会接受现实。在部队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个人服从集体,部队教会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社会责任感,和一种担当精神。

  “喜欢一个东西不搞明白不会罢休”

  记者:你从小就是学霸吗?

  宋玺:我学习不是特别拔尖,忽上忽下吧,我能考前20名,也能考400名。但是大考我认真对待就能考好。我平时比较洒脱,但也比较轴,认准了一件事,心里会去琢磨,会非常专注地去钻研,不搞明白不会罢休,会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上北大,我是通过自主招生上来的,因为我在唱歌方面稍微有点天赋。我小时候学过两年童声,中间一直没有学过唱歌,决定参加自主招生前来北京上了2个月的课。

  记者:从考学到当兵,给人感觉,你想做成什么事就一定能做成。

  宋玺:我也遇到过特别在意特别努力但达不到的。比如在连队的时候想跑步跑得特别快,但确实腿不大好,在这个项目上也只能得过且过。你必须要相信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你也要相信自己的局限性,人都是有局限的。我相信努力必定有进步,只要专注于要做的事情,关注于有没有努力,并且比之前的自己好就行了。

  记者:你在参加中央电视台“欢乐中国人”节目时曾说,将激励自己完成更多的人生梦想。你还有什么梦想要去实现?

  宋玺:其实,我挺想当一名宇航员的(不好意思地笑)。但我觉得这个不是特别现实,一方面看人家需不需要这样的人,如果人家不需要,你也不能非要想去。我这个人不是很固执,以前会觉得自己想做什么付出努力就应该做成,现在觉得,即使做不成也收获了成长。

  其实我做事情一向没有很大的目的性,更多的想体会过程,而不是非要怎样。因为个人意志虽然很重要,但是你更多地处在社会中、一个群体里,不只是你一个人,所以只要积极向上健康快乐地成长就好了。

  记者:你有自己的偶像或者榜样吗?

  宋玺:我没有什么榜样。但是一个人做了很好的事情,经历了大喜大悲,对世界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会很欣赏。

  记者:你当时为什么选择读北大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本科毕业有什么打算?

  宋玺: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这个学科的名字蛮吸引我的,挺有人情味的学科,并且对我个人和他人的健康都很重要。

  将来想从事临床心理咨询,今年9月会继续在北大读心理学的研究生,主要想在学术上有更好的积累。搞学术会很枯燥,而我这个人很活泼,但枯燥而有意义的工作会让我的人格更加完善一些,也希望学以致用,能够更加健康地生活。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