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双创

“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

期待“天下无拐”的那一天

作者:周韵曦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6-27

  3月1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会前,“代表通道”集中采访活动在大会堂中央大厅举行。这是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向记者挥手致意。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杨睿/摄)

  张宝艳希望,大家共同举报,共同关注,让每一个拐来的孩子暴露在阳光之下。国家还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让买主、人贩子不敢买、不敢拐。

  说到最想实现的期望,一方面,张宝艳希望能通过网站多找到一些孩子,另一方面,她又盼着网站关张。而网站关张的那天,就是“天下无拐”的时刻。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周韵曦

  6月16日晚,端午节前夕,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拨通了张宝艳的电话,在送上端午祝福的同时,一聊近况。此时的她刚下飞机回到吉林通化家中不久,但温柔的语气中听不出疲惫,只有对打拐事业一如既往的坚守。

  2007年,一个名叫“宝贝回家”的网站,给被拐家庭彷徨无助的精神世界增添了一份支持和一个栖息地。而作为“宝贝回家”网站创始人的张宝艳,为了能让被拐卖、被遗弃和走失、流浪的乞讨儿童早日与家人团聚,11年来,她不顾非议、东奔西走,调研、交流、破案……频繁辗转各地,累计帮助2400多名被拐儿童回家,自己却经常回不了家。

  从“多管闲事”到“人人有责”

  1992年的一天,张宝艳4岁的儿子跟姥姥逛商场时突然不见了,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疯狂寻找,走散的孩子找到了,张宝艳也因此体会到了丢失孩子的心急如焚。从那时起,张宝艳开始特别关注儿童拐卖。但看到电线杆上张贴的寻亲启事,她除了痛心,也非常忧虑:“这样的寻找方式不仅费力,效果也不好。”

  2002年,张宝艳开始接触网络,她很快意识到:这是寻亲最好的途径。4年后,她毅然辞去工作,和丈夫自费创办起“宝贝回家”网站,专门帮助被拐卖、被遗弃、走失的、流浪乞讨儿童回家。

  网站创建初期,举步维艰:没有收入,每月电话费却要投入上千元。所幸,陆续有志愿者无偿加入张宝艳的团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仰:只要能找到孩子,就值!

  虽然在一开始,夫妻俩拒绝了很多好心人和爱心企业的赞助,投入全部积蓄免费提供寻子帮助,但质疑不断。“刚做网站的时候,社会氛围完全不一样,很多人认为打拐是警方的事情,民间是‘多管闲事’。”张宝艳告诉记者。

  网站初建成时,也完全没有可借鉴的经验。“一开始都是通过肉眼对比照片,通过蛛丝马迹一点一点地分析识别信息。”张宝艳对记者回忆道:“来‘宝贝回家’的孩子,有的只知道父母不是亲生的,我们会协调他采血入库。尚存一点记忆的孩子,我们会安排志愿者对接,让孩子一点点回忆被拐时的姓名、家庭成员、父母职业、饮食习惯、家周边典型建筑物、家里发生的特殊事情等。通过林林总总的汇集,一点点分析,缩小孩子家可能在的位置方向的范围。比如有个小孩记得舅舅家种榨菜,有个孩子记得家周边有个花椒市场,还有的孩子记得家乡方言,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宝贵的信息。”

  随着经验的积累和科技的进步,张宝艳的团队已能运用人脸识别系统对比照片,对志愿者也有了怎么找、怎么做、怎么沟通、怎么运用网站功能的全面培训。“每个志愿者在寻亲结束后,都会写一个案例总结,其中的突破点和新方法,会在志愿者工作群里进行推广。”张宝艳介绍道。

  正是这份坚持,点亮了被拐孩子们的回家路,吸引了越来越多志愿者的加入,让人们真正看到了“宝贝回家”的力量。如今,“宝贝回家”网站已成规模运作,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28万志愿者分文不收,编织起一张寻亲网。

  张宝艳也感到:现在整个社会环境跟当年不一样了。“现在要丢一个孩子,社会上方方面面都会马上用各种手段进行支持。有腾讯的寻找失踪儿童公益平台‘QQ全城助力’,一有孩子走失会立刻把信息推送出去;有网易等平台利用404错误页面跳转寻人信息;有微博展开‘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还有阿里等大企业助力公安部的‘团圆’系统。”这种“全力以赴”让张宝艳备受感动。

  从“多管闲事”到“人人有责”,这一社会氛围的转变,是张宝艳不懈坚持与努力的成果,也让她倍感欣慰。

  开启警民合作寻子新模式

  2011年,随着公安部第五次打拐专项行动的开展,两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被捣毁,近6000名被拐儿童被成功解救,这让张宝艳备受鼓舞。在她的努力下,作为公安部门的民间补充,“宝贝回家”网站与公安部门的合作愈来愈高效紧密。

  “在我们的查证过程中,警方给予了全方位的支持。”张宝艳告诉记者:“对于涉拐的孩子们,如果只记得亲人的名字,各个系统的公安都会帮我们查询同音、近音的名字;如果通过孩子的记忆锁定地点,当地警方都会帮我们核实;如果向警方举报涉拐案件,警方也会给孩子采血、查明孩子是不是拐来的。”

  通过11年的摸索实践,“宝贝回家”与公安部门建立起打拐合作机制和联络制度,“如果出现需要马上核实的特殊情况,通过从公安部到基层各地公安机关畅通的绿色打拐通道,能用最快捷的方式协调进行。”也是在张宝艳的建议推动下,公安部建立了打击拐卖儿童的DNA数据库,修改了失踪儿童24小时才予立案的规定。

  在这个过程中,张宝艳感受到:警方的重视程度是空前的。“自2009年公安部开始专项打拐行动后,现在每个涉拐的案件,上至公安部下至基层警方,都会非常重视。”张宝艳一一细数:“有一些案件公安部会派刑侦专家前往侦查,省里、市里很多案件更是多警种联动。有的孩子丢失会被视同命案,不仅警犬出动,各种技术手段全上,甚至直升机都到现场开展搜索。”在张宝艳看来,现在新发案件的破案率特别高,正受益于这样的重视程度。

  2017年,公安部刑侦局开展了针对拐卖案件的积案攻坚行动。为此“宝贝回家”又将不少寻子家长的资料进行了重新整理,发现寻亲线索400余条。通过双方的通力配合,目前已有40个积案线索取得重大突破。

  期盼网站关张 实现“天下无拐”

  以“宝贝回家”为圆心,各方力量汇聚,营造出全民打拐的社会氛围,这对人贩子起到了强烈的震慑作用。有一个案例让张宝艳记忆深刻:“一个人贩子,这头拐了孩子,都已经到买主家了,还没等出手,发现寻找孩子的信息铺天盖地,网上都在转发人贩子拐走孩子的监控视频,最后人贩子被吓得把孩子退了回去。”

  从张宝艳掌握的情况来看,“现在新发案件肯定是越来越少了”。据“宝贝回家”粗略统计,现在的新发被拐案件一年也就几十起,不过百起。而据公安部公布,公安部“团圆”系统两年来发布走失儿童信息3053条,找回2980名失踪儿童,找回率为97.6%。

  张宝艳提醒,虽然新发案件越来越少,但也不能放松警惕。“人贩子的黑手随时可能伸向任何一个人的家庭,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在她看来,大家都重视这个事情,不给人贩子任何可乘之机,儿童拐卖情况才会有更大改善。“大家都要注意身边有没有来历不明的孩子,共同举报,共同关注,让每一个拐来的孩子暴露在阳光之下。国家还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让买主、人贩子不敢买、不敢拐,是最重要的。”

  今年两会上,作为新代表的张宝艳就带来了一份“把拐卖儿童犯罪的追诉期,从一般刑事犯罪的20年延长到终身”的建议。张宝艳说:“由于拐卖儿童犯罪的特殊性,当找到这个孩子或者这个孩子长大找家,基本上都是过了20年。明明知道这些人贩子干了坏事,让家庭忍受了好几十年的痛苦,却没法追究人贩子的刑事责任。只要是侵害儿童,不光拐卖儿童,还包括对儿童性侵,或者对儿童有其他伤害,这种犯罪不应该设诉讼时效,应该终身追责。”

  说到最想实现的期望,一方面,张宝艳希望能通过网站多找到一些孩子,另一方面,她又盼着网站关张。“‘天下无拐’是最理想的结果,但这并不容易实现,只有网站上的资料越来越少,实现负增长,才说明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孩子找到了亲人。而网站关张的那天,就是‘天下无拐’的时刻。”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