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的“皇后”_中国女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缺失的“皇后”

作者:莫兰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7-20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评论员 莫兰

  一直以来,经济学被誉为社会科学的“皇后”,原因在于其诞生历史较长,学科体系相对完整,其思想和分析方法大量为社会学、政治学、法学、伦理学等其他社会科学学科所采用,故而有“经济学帝国主义”之说。尤其是“皇后”这一专指女性的词汇,更颇有深意:既寓意经济学有生育能力,象征其他学科乃其所“生”,又强调其有强大的进攻能力——国际象棋里面的皇后即queen是最强的。

  然而 ,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现象是,在号称“皇后”的经济学大家庭当中 ,却很难发现女性经济学家的身影,这一领域俨然成了男性主导的“专区”。

  数据说明一切。从总体上看,女性对经济学研究的参与程度非常低,其参与程度与研究层次成反比,即研究层次越高,女性研究者的数量就越少。到了经济学研究的最高层次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一层面,在获奖者队伍当中,女性迄今为止一直保持“1”的纪录。笔者梳理相关数据发现,从1901到2017年这116年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颁给了79人,其中仅有1名女性——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占1.27%,位列女性最不容易获得的诺贝尔奖项的第二位,仅次于物理学奖的0.97%。

  而实际上,不仅在经济学等社会科学领域,包括整个科学和工程学领域,女性参与率低、“渗漏率”高、“高位缺席”的现象普遍存在,越往象牙塔的顶端,女性越少,而且以较高比例退出科学研究领域。无怪乎,最不愿意被称为“女科学家”的结构生物学家颜宁发出了“女科学家都去哪儿了”的诘问。

  女性经济学家何以严重短缺?厦门大学社会学系徐延辉教授曾经就此问题提出四个假说:自然说、标签说、人力资本说和经济说。

  其中,“标签说”与“人力资本说”说到了问题的根源。前者认为,一旦给女性贴上“你不能成为一个经济学家”的标签,在这种心理暗示之下,多数女性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转移个人从业志趣;而后者分析了传统社会及家庭分工对女性的不公——社会分工或社会责任限制了女性成为经济学家所必需的人力资本积累过程,“女性职责”的约束导致女性与男性进行事业竞争时面临先天不足。

  而另两个假说则揭示了社会针对女性的严重性别偏见:“自然说”认为,经济学思维训练需要严谨、抽象和规范,而女性思维“感性、具体和浪漫”,“天生不适合”此道;“经济说”强调,经济学研究属于投资长、见效慢、投资回报率不确定的高风险行为,在不确定的条件下,多数女性都会选择那些预期效用相对较小,但收益相对稳定的职业。

  事实上,科学研究已经证明,思维并无性别之分,所谓的“女性思维”并不存在,“感性、具体和浪漫”以及“保守”都非女性所独有。诚如前不久发布的《蒙格斯调查之一:国民风险偏好调查报告》所显示的那样,女性在投资上确实呈现“较男性保守”的风险偏好,也并非出于先天性别原因,而是社会因素所导致的——女性风险承受能力差,其根源正是性别不平等所造成的女性收入远低于男性等一系列恶果所致。

  缺少了女性的参与和推动,刻意忽略和抹杀掉女性的重要作用,将女性视为“隐藏人物”,这样的经济学其发展是不完整不平衡不全面的,只能“跛足而行”。经济学是一种可适用于所有人类行为的综合性分析,对于政策制定和管理决策提供指导和支持,因而成为诺贝尔奖在社会科学中唯一授予的学科,足见其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如果仅由单一性别来为全体人群提供政策分析指导,由于立场的偏颇,很容易忽略另一性别的权益,加剧本来就亟待消弭的性别不平等。

  这一问题可以参见医学动物试验领域长期以来的弊病。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欧文·扎克的研究显示,目前医学动物试验中存在着严重的性别不平等,使用的试验动物大多数是雄性动物。这就产生了一个极度矛盾的现象:对于一些主要是女性患病的疾病,大多是根据通过雄性动物试验获得的认知来研发和使用药物,从而造成疾病诊治的误差。与此同时,由于女性作为研究对象参与医学研究的人数较少,所得出的研究结果、治疗方案和药物用量等都可能让女性处于更大和更多的危险之中。

  经济研究领域亦是如此。缺乏性别视角的研究成果可能会人为地漠视女性的特殊需求及合法权益,导致政策的“男性为重”,阻碍和限制女性的进步与发展。

  要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学变成男性主导“专区”的问题,关键还是要从各方面赋权女性,为女性提供更多促进两性平等发展的制度保障,赋予女性同等受教育的权利并帮助其投身经济领域,缩小、消除经济领域的“性别差异”,改变“男主外,女主内”的二元对立式性别价值体系,才能让更多女性登顶高峰。

  今年2月,珍妮特·耶伦卸任美联储主席,这位美联储百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掌门人虽然离任了,但她打破女性掌权“天花板”的举动对于女性而言是莫大的鼓舞,而更多的女经济学家已经稳坐在过去常常被男性所占据的经济学大厅的“重要椅子”上——黛西·坎宁安和阿德纳·弗赖德曼,正分别执掌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这两家全球最著名证券交易所的船舵,而前者改写了纽约证券交易所226年没有女性领导人的历史。在历来被视为“男人的天下”的央行系统,全世界迄今至少有十几位女性走上行长之位。女性的力量势不可挡,这是历史的必然。那些试图阻止女性跻身经济学领袖俱乐部的短视者,时间最终会告诉他们答案。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