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女王”杨扬的“A级人生路”_中国女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双创

59个世界冠军!

“冰雪女王”杨扬的“A级人生路”

作者: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8-08-09

  “不断地尝试,是最正确的选择。”

  从驰骋冰场到投身社会事业,她从不放弃寻找激情所在,“A级人生”因执着而愈发成熟。

  杨扬,前中国短道速滑名将,中国首枚冬奥会金牌得主,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引领一个时代的“奖牌收割机”。

  23年漫漫运动生涯,59个沉甸甸的世界冠军。

  这,是荣耀加身的她。

  退役后学习英语、攻读学位,绝对优势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世界滑联125年来第一位女速滑理事,中国奥运代表团第一位女旗手,中国第一座市场化专业滑冰馆创始人。

  这,是优雅转型的她。

  身份和成就在不断变化,秉性与习惯却始终如一。

  她在新青年的舞台上说,“危机感使我年轻。”

  “大杨扬”在国际比赛中,被写作“Yang(A)yang”。她喜欢叫自己“杨扬A”,无论何事都要做到“A”。

  杨扬讲述:

  在人生瓶颈期如何破茧重生

  长野冬奥会是我的第一届冬奥会,最终成绩是两个个人单项,500米半决赛犯规,1000米半决赛破了世界纪录。决赛的时候第一个冲过终点,但是在不到一分钟,我的成绩被宣告无效,再次被取消了资格。

  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我非常地失望。当我脑海里出现“放弃”两个字的时候,我忽然间无法接受那样的自己。我非常明确地知道,当我无法改变裁判,无法改变对手,那必须改变的是我自己。那么怎么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强,怎么能够不给裁判机会,怎么能够不给对手机会?

  当时是1998年,一个月之后,在维也纳的世界锦标赛获得了三块金牌:1000米、1500米以及个人全能。当中最经典的比赛是1500米,我也是第一次跟韩国教练斗起了“智”。决赛当中,不出意料的是,我一个人面对三名韩国选手。当然,她们肯定是要集体作战了。我分析了她们的战术,三名对手如果在后七圈的时候,她们才起速而且连在一起,后程基本上没有降速,那么我基本上就失去机会了。我的机会在哪里呢?就是她们如果提早起速的话,比如说剩十圈时起速,那么七圈下来后面三圈降速,我才有机会去超越。

  正如所料,枪一响的时候,韩国选手冲到前面,我赶紧追出去。她们是要轮番地消耗我的体能,我一追上她又慢下来,我跟着慢下来以后,第二个韩国选手又冲出去,我又去追她。但我去追她的时候,就不像以往那样正常去追,而是装作一副特别疲惫的样子,双手拄着腿、喘着粗气。当时我印象中,就在第十圈、十一圈的时候,我瞄了一下韩国教练,他当时的表情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印象极其深刻:特别得意的样子,然后大拇指这么一指。

  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后边的一直在休息的队员就要往上冲了。当时正好是十圈,所以后边的两名选手往前一上,我赶紧把前面的选手超过去,占住第三位。她们全力起速,我就赶紧调整我的节奏,因为大家都知道,跟滑会节省体力。大概剩三圈不到的时候,我感觉他们前面开始降速,我自己也刚好调整过来了,就从外道完成了超越。下来以后,有教练过来跟我祝贺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称号,叫“冰上演员”。

  1980年,我们国家第一次派代表团参加冬奥会,当时中国冬奥会最好的成绩是第16名。从那时候开始,中国的冰雪界就开始为有一天实现冰雪运动的金牌零的突破去努力。经历22年之后,到了我们这一代,我们再一次向金牌零的突破发起冲击。我自己在连续5年的个人全能冠军之后,对这块金牌也充满了期待。然而第一项1500米,我连续5年没有失手的项目,我仅仅获得了第四名。剩后四圈的时候,我脑海里出现的是,“哎哟,前面能不能摔倒啊”。那时候,我已经放弃我自己了,把自己寄托在一个运气侥幸心理上了。

  在我失利之后,当时加拿大的一个粉丝给我写了一封邮件。他说,“杨扬,我们虽然很希望你拿冠军,但是我们更希望看到杨扬A在比赛。”这些话对我触动还是蛮大的,所以500米,我必须要向杨扬A学习。我还记得在获胜之后,在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我只有这一句话:“我是杨扬A,我是杨扬A。”

  退役之后,我很有幸进到了国际体育组织,无论是国际奥委会、国际滑联、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等等,继续参与到奥林匹克事业的发展当中,当然这些都是义务的。2010年,我又创办了冠军基金,激励和培养青少年能够具备冠军的素质和能力,去面对未来的挑战。同时,也帮助运动员做好职业规划,去赢得他们生活中的冠军。2013年,我又成立了飞扬冰上俱乐部——飞扬冰上运动中心,让更多的孩子能够从社会层面参与到冰雪运动中来。

  现在,我在北京冬奥组委会任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我自己的梦想是希望通过我们运动员委员会这样一个组织,能够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筹办的工作献计献策,能够用我们的经验和我们的感受,去帮助2022年北京冬奥会真正地打动来自全世界的运动员。

  最后一句话,我想说的是:“梦想能够让我们看到未来,也能够激励我们不断地前进,不断地超越自我。”

  永远不老的冰雪梦想

  问:你觉得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意义是什么?

  答:我觉得北京2022冬奥会承担着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重大的责任,向世界展示最好的中国。同时作为冰雪运动来说,2022年又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发展冰雪运动。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冰雪运动,通过2022年的契机,无论从宣传,从推广,从专业人士的培养,从场馆的建设等等各个层面上,有更多的人参与体育。

  问:你在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做些什么?

  答:我的理想是希望用我们运动员委员会,通过运动员的体验,我们的感受,给组委会更多的建议和支持。让2022年所有来自全世界的运动员能够感受到北京冬奥会的贴心,能够真正地打动他们,也希望他们能够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代言。

  问:在青春时期有哪些遗憾?

  答:从成绩来说,我觉得最大的遗憾,可能是在接力上没有实现金牌。从个人层面上我觉得,我父亲没有看到我,因为他过世比较早,没有看到我取得好成绩,一个非常大的遗憾吧!

  如果能够去改变,比如像我们接力赛没有拿到金牌,那我希望能够将我的经验分享给下一代的运动员。在2010年的时候,中国短道速滑队实现了接力的金牌,集体金牌。从其他层面上,比如说像失去亲人,你没有办法改变这样的现实,你只有接受它。另外,你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去怀念。尤其现在我做了妈妈,很多时候,你可能更加珍惜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

  问:你心中的“新青年”是什么样的?

  答:敢于面对挑战,喜欢接受新鲜事物,敢于梦想。我觉得每一次试错,都是成长的最好的机遇。

  问:你觉得自己最“新青年”的一点是什么?

  答:一直都保持着一个非常有劲头的心态,或者叫“创业心态”,一直在不断地自我提高,也有很强的危机感,对未来充满了很多的希望,去面对很多挑战,这样就感觉自己很年轻啊!

  (来源:新华社新青年工作室)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