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界

注意!“女超人”在特高压线上出没!

作者:刘绕菊 许秀江 卢德澧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10-24

宋雪倩

张宇

特高压线上的宋雪倩

正在爬塔的张宇

特高压线上的张宇

◆ 张宇:“爬塔爬到30多米的地方,我就明显感觉体力不支了。但低头看看一起参与自检的师傅们都在努力攀爬,我顾不得累,也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工作进度,一鼓作气就爬到了横担。”

◆ 宋雪倩:“行走在蓝天白云间,真有一种时空变幻、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感觉……”

■ 刘绕菊 许秀江 卢德澧/文

■ 张彦业/摄

这两个女孩,是山西承装公司输电运检分公司员工。

张宇,1990年生,2013年参加工作。

宋雪倩,1991年生,2014年参加工作。

照片上的她们,既不是在表演走钢丝,也不是在看风景,而是——用生命在工作!

她们所处的位置是地处茫茫戈壁的昌吉~古泉(准东至皖南)±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甘六标段)。

她们脚下的电线是目前世界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输送距离最远、技术水平最先进的特高压输电工程。

她们所在的高度是55米,足足相当于18层楼房高!

她们的任务是对塔身、导线、金具等部件逐一检查验收,消除隐患,建立标段线路完整资料档案。

4月8日当天,在施工、监理两级自检之后,山西承装公司组织对甘六标段开展投运前第三级大规模自检,张宇所在的运检分公司作为主力,冲到了检查最前线。

她们,因此成了系统内在世界技术最先进的特高压电网、在距地面最高的输电线路上开展高空作业的女电工。

其实两个女孩子都是本科毕业的大学生,出于对高空作业的热爱,取得了登高作业许可证。这次登塔,两个女孩自告奋勇参加此次自检工作,为的是锻炼自己,让自己的工作能力得到提升。

两人的父母对这项工作当然十分担心,但是他们知道孩子积极向上,想要努力证明自己,还是支持她们去完成此次登高作业,并在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谨慎,在完成工作的同时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特高压电网追求精致细腻,线路中的每一个部件都要安装得准确无误,每一处连接都要做到分毫不差,甚至每一个螺丝钉都要拧得松紧适度。”张宇说。

“从下完线的那天起,工人们就开始对架起的线路进行不厌其烦地打磨。大到线塔倾斜角度的检测,导线弧垂的测量,小到金具塔材、导线绝缘子等各部件有无损伤,都要经过无数遍筛查。”宋雪倩说。

没点勇气,谁敢上到18层楼高的特高压线路上?没点胆量,谁敢在上面从容作业?生活中的软妹子、萌妹子,转身变成登塔走线的高空行者,她们本人还真有点小骄傲呢……

准东~皖南±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作为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的输电线路,自然也是世界上架线最高的输电线路。其线塔高度一般都在百米以上,才能保证导线最低点具有离地面八层楼高的安全距离。

登杆爬高的活,是整个电力系统里最艰苦、最危险的工作。在这样的线塔上进行高空作业,别说对女孩子,对精壮小伙子来说都是一种巨大挑战。

张宇:“高空作业,手边必备工具有十多斤,各种护具有五斤。为确保安全,护具都绑得比较紧,戴上后一下子感觉笨了不少,抬胳膊抬腿都不太容易,在线塔的梯子上每移动一步都很费力。”

上线塔检查线路是否正常,本是张宇的日常工作内容之一。可她们平时攀登的线塔最高也就20米左右,特高压线塔比这高了一倍还多。可别小看这区区几十米,对于女生来说,考验臂力,考验体能,考验耐心,考验技术……

张宇:“爬塔爬到30多米的地方,我就明显感觉体力不支了。但低头看看一起参与自检的师傅们都在努力攀爬,我顾不得累,也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工作进度,一鼓作气就爬到了横担。虽然自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站在55米的高度向下看时,我还是忍不住心发慌腿发软……”

张宇和宋雪倩登塔后,主要工作是进行施工质量的自检验收,检查线路安装的各个部件是否正确,质量是否符合工程设计要求,安装过程中是否存在部件损坏的情况……任何微小的环节都不放过。

自检要求下串出线。张宇她们必须走出线塔,下到随风飘荡的导线上去,这对第一次在这个高程上作业的姑娘们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迈出第一步,就是在超越自我、创造奇迹。

张宇:“下瓶串时,我刚下第一脚就感觉脚底打滑,赶快回到塔身,重新观察塔身与瓶串连接情况后小心翼翼地倒退着下了串,开始在瓶串上慢慢移动……”“那个时候时间过得真慢啊,像凝固了一样,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长时间,我才一点点地挪出了那段其实不算太长的瓶串……”

走完了瓶串,接下来就是过导线。这是她们这次高空作业难度最大、最危险的一段。

张宇:“走出瓶串,迈向导线的那一刻,我觉得身子一下子飘起来了,像行走在白云上一样,脚下在不停地晃动。我努力调整身体,迎合这种晃动的节拍向前迈步,最开始每一步都很小心,一点都不敢抬脚,虽然有两道保护,还是生怕一脚踩不稳就把自己挂在线上,走了十几步之后才渐渐放下心来,开始大步往前走,走了没几分钟,回头一看,自己已经走出了几十米,将近半档了……”

高空作业与地面的时空感觉是不一样的。在线塔上,感觉两个塔之间的距离很近。“也就一百多米吧,在导线上不大一会儿就走过去了!”张宇这么说。

其实,她们那天登上的线塔全塔高70米,档距400多米。她们和其他工程人员一样,在高空中工作了五个小时。

宋雪倩:“行走在蓝天白云间,真有一种时空变幻、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感觉……”

特高压工程的建设者差不多都经历过这种神奇的时空变幻。

在长达3324千米的特高压输电线路工地,成千上万的建设者就是在这神奇的时空变幻中,建起了这条横贯中国的银色电力通道——准东~皖南±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

张宇所在的山西承装公司承建的甘6标段,从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尤子山北到武威市凉州区红水村,总长141.758公里,地处戈壁和沙漠交错之地,是昌吉-古泉±1100千伏特高压工程中自然环境和施工条件最为恶劣的地段之一,不但地理位置偏远,而且不少地方山势崎岖,塔位坡度陡峭,施工技术难度大、安全风险高,是电力施工中难啃的“硬骨头”。

特高压线路每个铁塔重达七八十吨,高90米到120米,一个25人的班组,一周时间才能组装一基铁塔。放线阶段,每个场地至少需要50名电力工人同时作业,他们经常在100多米的高空,一干就是好几个小时。登塔的时候,他们还要把几十斤重的工具和仪器携带到塔顶。

一天天过去,线塔一个一个在荒野中立起来。从2016年5月30日甘6标段正式开工,到2017年12月31日全线架通,山西承装公司在581天里,共完成基础浇制271基,完成铁塔组立271基,完成架线施工141.751公里,百分之百完成了各项建设任务。

2018年年底,昌吉~古泉 ±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就要投入运营,国家电网公司组织验收的日期也越来越近,张宇所在的团队,将比往日更加忙碌……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