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猫》的启迪:猫性也是人性

作者:莫兰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10-25

韦伯的猫世界也是人类社会的缩影——争斗、构陷、歧视、算计、阴谋、偏见、善变,阴暗面一样都不少。但是同时,温暖、真情、无私、忍让、宽容、牺牲、奉献,光辉的一面亦同样动人。在猫的群落中,还闪耀着已经被人类忽视和遗忘的某些美好情感和高贵品质。

■ 莫兰

神秘的月圆之夜,谁也不曾料到,在重重夜幕掩盖之下,城市黑暗深处巨型“垃圾场”里,潜伏着数不清的黄眼睛。

这是属于杰里科猫家族的幽暗舞台。也是英国作曲家安德鲁·劳埃德·韦伯最久负盛名的音乐剧之一《猫》所营造的妙不可言的缤纷猫世界。9月21日,世纪剧场的这场音乐剧《猫》,是时隔近十年,来自伦敦西区的原版《猫》最大规模的一次中国巡演北京站中的一场。

这部由根据 T.S.艾略特的意识流诗集谱曲改编而成的音乐剧将视角伸向了那些眼睛明亮、四肢柔软、看似温柔实则傲骨、只在夜里潜行的小生灵们。尽管故事简单,情节偏弱,但纷繁绚丽的映像、异彩纷呈的舞美、惟妙惟肖的姿态、深远隽永的寓意、触动心弦的旋律弥补了一切不足,让它40年来长盛不衰,创造了音乐剧史上的奇迹。

剥开“猫”的外壳,它讲述的,其实是一个过去与未来、老去与新生、偏见与接纳的故事。

头朝下掉落时能用脚着地,像飞人般穿梭空中,飞檐走壁,穿越丛林;迷路时,能本能地寻觅到正确方向;敢目视国王,盘踞在王位上;能骑着扫把去远方,能自由地通往天堂和地狱……自信自傲、拥有超能力的杰里科猫堪称猫界精灵、造物主的宠儿。

一年一度的欢庆夜,杰里科猫家族齐聚于此,不为别的,正是在等待首领——仁慈英明的老杜特洛诺米。他将从全体族员中挑选出一位“天选之子”,这只幸运的猫将被派到九重天上,获得新的生命。

年轻天真的维克多利亚,无所事事的老刚比猫詹尼安点点,特立独行的若腾塔格,“吃货”画风的布斯托夫·琼斯,捣蛋惹祸的蒙哥杰利和蓝蓓蒂泽……月光下,形形色色的猫们悉数登场,用动人歌声和优美舞姿娓娓诉说各自的故事,希望能够打动众猫,获得这个重生机会。

这其中,最令人侧目的,是一只被遗弃的雌猫格里泽贝拉。她曾经美艳绝伦,风光无限,如今她离群闯荡多年,流浪在最下等的街区,孤独邋遢,衰老羸弱,就像一堆肮脏不堪的破布,遭人唾弃。风霜满面的她站在皮毛光滑水亮、活泼盎然的族人中间,显得格格不入,分外扎眼。正如人人皆有梦想,她也渴望升入天堂,但显然只能是遥不可及的奢望。

如此异类自然饱受排斥,无论是在人类世界,还是猫族世界。格里泽贝拉被众猫合力赶走,只得神情落寞,远远地躲在角落里。

载歌载舞兴致正浓之时,一桩意外的案件发生了。狡诈邪恶的麦卡维蒂这个不速之客打断了表演,猫们受到惊吓四散奔逃。麦卡维蒂绑架了老杜特洛诺米并假扮他的模样混入猫群中,却被慧眼识破,与众雄猫扭打作一团。群龙无首的猫们六神无主,惊慌失措,请来米斯托弗里斯施展魔法,设法找回失踪的首领。

魔法奏效了,老杜特洛诺米重现舞台,欢呼跃起。

最后的时刻即将来临,谁将是那个重获新生的幸运儿?

正在这时,深陷痛苦悲伤,却依然坚强,依然对未来满怀期望的格里泽贝拉踽踽登场。她不惧族人异样的眼光,坦然亮开嗓门,将毕生的起伏悲欢都深情倾注在那首经典中的经典《回忆》之中——

回忆,当我独自在月光里

我的笑只在往昔

那时我多么美丽

回忆当时才知快乐是什么

让回忆重新降临

晨曦中,我等待太阳升起

我要为未来思虑

我不能放弃

这是永不言弃的生命之歌,也是爱与渴望的光明之歌,更是与困境搏斗的勇敢之歌。她用尽力量与深情唱出了罗曼·罗兰所定义的“生活中唯一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年轻的辉煌与衰老的伤怀,回忆的虚幻与现实的真切,眼前的残酷与未来的美好在这一刻完美交织,将全剧气氛推向了高潮。

所有的猫都为之动容。

最终,众猫放下偏见,一致同意将宝贵的重生机会给予格里泽贝拉。

在一双双温柔又真挚的目光抚摸下,格里泽贝拉沐浴在微晞的曙光中,缓缓升上九重天。依然蓬头垢面,却那么美丽高贵,凛然不可侵犯。

这是坚强的胜利,也是宽容的胜利。

杰里科家族的晚会戛然谢幕。

末了,老杜特洛诺米的一句话如春雷般惊醒梦中人:就其独特品性和差异而言,“猫其实和人差不多”。猫们或许模样近似,毛色相仿,花纹雷同,但每一只猫都是独立的个体,它们拥有鲜明的个性,脾气、禀性、癖好都打上了独一无二的烙印,就像“一样米养百样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韦伯的猫世界也是人类社会的缩影——争斗、构陷、歧视、算计、阴谋、偏见、善变,阴暗面一样都不少。但是同时,温暖、真情、无私、忍让、宽容、牺牲、奉献,光辉的一面亦同样动人。在猫的群落中,还闪耀着已经被人类忽视和遗忘的某些美好情感和高贵品质。

或许,我们都该扪心自问:当一个期盼已久的机遇突然降临在眼前时,自己是否舍得将它拱手让给比自己更有资格、更迫切需要、更能从中获益的人呢?

所以说,如果仅把《猫》看成一出活泼的童话剧,恐怕还是流于肤浅。它更像是一出反映猫性或者说人性的现实剧,让你在代入思考猫生的刹那,也摸一摸心口,想想人生。或许,这就是韦伯想要穿过岁月长廊走到面前提醒我们的,也是《猫》长盛不衰的原因吧。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