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女性对国民性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女性与国民性”文化沙龙召开

作者:李雪婷  来源:中国女网  发布时间:2019-03-11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李雪婷 发自北京  2019年3月3日,由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召开的“女性与国民性”文化沙龙在京师学堂顺利举办。会议邀请了国内各界关心女性问题、研究女性与国民性问题的相关专家学者以及文化界知名人士参与了此次活动。会议议题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大家纷纷参与讨论,畅所欲言,诚挚地表达了对女性与国民性问题的关注与思考。

清末民初以来,国民性问题成为知识分子乃至社会各界关注的重要话题。从国民性批判,到国民性改造和重塑,在人们关于国民性的探讨中,女性始终作为一种样本、符号或隐喻而存在,女性解放、男女平权的社会变革,都成为中国国民性的重要镜像。直至今天,女性的身体、性格、角色、价值观等依然不时出现在关于国民性的各种讨论之中,国民性话语体系下的女性评价不时引发极大的社会关注和争议。在中国一百多年的现代化历程中,女性对国民性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在今天的背景下,应当如何看待二者的关系?如何评价女性自身的国民性?未来女性又将在国民性塑造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与会专家就这些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校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研究所定宜庄研究员结合自身经历以及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所见所感谈了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弱势”问题,女性研究生遭受男性教师的性骚扰问题等。并特别提出,学术界有必要关注“女粉丝”现象。大量的女性追星者,不顾一切地去“粉”男明星,甚至出现了“逼迫父亲自杀的杨丽娟追星刘德华”事件,对于此类事件,学术界应从多个视角进行关注、观察甚至解决。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丛日云教授结合新进的研究课题英格尔哈特《文化的演进》一书,对“西方社会的女性化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个是西方社会的女性化趋势,一个是西方社会的生育率下降,还有西方政治正确对女性问题的影响,这些问题都正在体现在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之中,可能会引发某种文明的困境或危机,尤其值得社会关注。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家庭与性别研究室主任吴小英研究员从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背景下来审视女性、国民性问题。与一百年前讨论国民性不同,全球化、现代化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一些关于“国民性”“女性”的表达方式、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由此,对于国民性问题的研究也应该随之变化,用老话解释现在的问题可能是不能解释的。

著名青年作家、第五届老舍文学奖、第十一届上海文学奖获得者文珍从一个青年作家的视野,讲述了建国70年以来的文学写作史,也结合了自己人生发展的体验,还有中国光怪陆离、荒诞复杂现实中谈到“厌女症”问题,即生活中有些人,包括女性自身在内的,对女性存有一种天生的憎恨、蔑视、偏见,甚至对与女性有关的事物、女性化、女性倾向都持贬义。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中国民族教育与多元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郑新蓉教授结合自己的研究领域提出“女性主义”问题,关注社会各个层面、不同年龄段的女性的教育、收入、社会地位、社会公共性问题,并指出了在最残酷的社会规律下面呈现出来的文化的看似有云淡风清,有不可理解,可能会存在隐忧,要解决这些问题,最终还要回到社会结构性的问题上去。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学院的张立波教授结合《中国妇女问题讨论集》和《五四时期妇女问题文选》两本著作以及个人的经历,提出了“女性何以被问题化”这一问题。并指出,所谓的“国民性、新女性、女性、女权”都是构建出来的,在当下的背景下,如何叙述女性、研究女性、如何把女性问题化,其中都有一个主体化的过程。

女性问题、国民性问题始终牵连了社会的发展、民族的进步,对女性的关注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各位专家各抒己见、积极讨论,热烈回应,整个活动气氛融洽。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沈湘平教授主持了沙龙,他说,女性不仅是“半边天”,而且在人的成长过程中承担的教育功能远大于男性,更为重要的是,女性在社会、民族、国家中起着重要的凝聚、纽带作用,具有无可比拟的“韧性”,中国文化相对西方文化更像一种女性文化,它的韧性更强、生命力更强。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