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界

95后“最美边防女警”自述:英雄从来都与性别无关

作者:小立 黄毅诚  周志飞  来源:中国女网  发布时间:2019-06-26

小立 黄毅诚/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周志飞

小立,95后,现为云南西双版纳边境管理支队大开河边境检查站见习民警。因缉毒工作成绩突出,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1次,2019年3月,被云南省妇女联合会、云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联合命名为“最美边防女警”。她敬慕的英雄有:中国维和女警官和志虹,动漫《铁甲小宝》中的蜻蜓队长。

巾帼不与须眉让 立功何必男儿身

每个人心里面都住着一位英雄。比如,维护祖国安全的人民英雄、守护世界和平的超级英雄、漫画里具备超能力的大boss等等。英雄从来都是与性别、种类等无关,但他们都具备一个相同目标——为了和平与正义。“我叫⋯⋯我是一名武警缉毒战士!”这句话始终是我引以为自豪的身份之一,是我人生路上的前进导航,也是在我快坚持不下去时的一剂精神良药。我庆幸我能成为一名缉毒女民警,和战友们并肩作战,与毒品顽强斗争,守卫着祖国人民的安全与幸福。

记得那时刚分配到云南西双版纳边境管理支队大开河边境检查站的时候,我看到的是黢黑的脸庞、橄榄绿的迷彩、严肃又有震慑力的战士,转过头来看到的又是来来往往的车流量、狭小而又简陋的活动板房,每天睡觉都要听着过往车辆嗡嗡嗡的声音、半夜里只要稍微大一点的刮风下雨,活动板房就被打的噼里啪啦。那个时候,我们能真真地感觉到“活动板房”真的要“活动”了一样,一种莫名的失落一下子就涌上心头。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的“活动板房”经历过一次地震的光顾。那天夜里,战友们下勤洗漱后刚睡下不就,床就开始轻微摇晃。几个新兵被吓得跳下床边往外跑边喊地震了。老同志们因为经历得多了,只是坐起来观察了一下,又接着睡去。疲倦夹杂着经验告诉新兵们,这板房摇塌了也造成不了多大危险,因为这墙薄得连隔壁宿舍打电话都听得清。

在查缉点有一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他就是我们组的班长。大家私下里给他的标签属于除了很凶还是很凶的哪一种。随着相处时间的不断推进,我对这种严格逐渐有了新的定义,因为我真切地感觉到他是在用心带领团队,并且把他自己所知道和所经历过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教给大家,为大家在以后的查缉工作中打好基础做好铺垫。记得在一次模拟训练结束后,班长笑着问:“我怎么感觉你和别人不一样呢?你好像不是很怕我嘛。”其实我也怕,我怕的是我没有学到东西,怕在以后的查缉工作中查不到东西!我是宁可自己在学东西的时候多吃苦多受累,也不想在这个岗位上虚度任何一秒钟罢了。所以即使他再怎么严格我都不怕他,在查缉工作中,只要是他教给大家的技能我都得学会。甚至我暗下决心,哪怕对于男兵来说都困难的事情,我也得一样要做得到!

2015年12月,有个日子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那天我第一次亲手查获了毒品,而且一次就是48块,总重量达18公斤。那天,我像平时一样对一辆驶进查缉现场的大巴车进行例行检查。检查到车辆底部夹层时,我的检查工具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就是探不进去了。当时第一反应认为,没问题,应该是正常的探到底了吧。但是脑海中莫名奇妙出现了班长给我们看过的一副漫画,说的是一个人在挖钻石,挖到离钻石只有一点点距离时便转身放弃了。于是,我耐心地慢慢换一个角度探查,也正是一次次尝试,我发现了夹层中的异常。我欣喜地向班长汇报可能有“东西”了,并当场从夹层中查获了18公斤毒品。

其实在之前的学习和工作之余,很多时候,我想过自己查出“东西”的画面,可能是一两百克又或者是一两公斤,但不论是多是少,我想只要是我查获的,我一定会开心得不得了。因为只要自己肯努力,收获一定不会缺席。

那一天,“她查到了一个大的!”这句话传遍了整个单位。很多人说“她运气真好!”。甚至听多了我也开始质疑自己,难道真的是运气吗?所以我暗自决心唯有更加努力地投入工作,不断给自己树立目标,用更多的成绩来证明这些是自己通过不懈努力、永不放弃、勤学苦干才取得的,证明我内心中“巾帼不与须眉让,立功何必男儿身”这一信念。

钻车底、爬车槽这样的脏累工作,我从不认为女同志就非得受特殊照顾不去干。特别是有一天我在接班时,一个和我同年入伍的男兵刚从检车槽里爬出来,那一刻,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全都沾满了客车底部的灰尘泥水和黄油,湿透的迷彩服上已分不清那是泥水还是汗水,而他擦去脸上汗水后咧着嘴笑着说“这车‘干净’!”的样子,却让我在钦佩之余又顿时觉得你在努力的同时还有人在比你更加努力。于是,我坚持从此以后我也要参加车槽检查工作,因为在查缉工作上没有性别之分,他可以的东西我也可以,如果是因为怕脏怕累就不去做,那就会给犯罪分子更多的可乘之机。

我庆幸我是“云南西双版纳边境管理支队大开河边境检查站”这个温暖可爱的集体的一员,一开始觉得它仅仅是简陋的“活动板房”,现在我觉得要是离开了这个狭小潮湿的活动板房,休息时听不到过往车辆的嗡嗡嗡声,看不到周围一张张黢黑的脸庞,那才会感到失落!

我热爱我的工作,不管是橄榄绿还是藏青蓝,都是最可爱的人!

从一名武警缉毒战士转变为移民局警察,更加应该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身份的转变不代表职责的转变,在位一分钟干好60秒,我要用更好的状态做好一名移民警察的工作,毒品一刻不停,禁毒一刻不止!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