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读来读去

“玛丽苏悬疑推理”会是下一个神级IP吗?

作者:大尾巴狼周小蓉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5-11-27

 

    影视界对于网络小说“超级IP”的掘金大潮在2015年达到顶峰,有着灵敏嗅觉的投资方们如同一只入冬前的仓鼠,孜孜不倦地囤积着各路小说版权。天上何时能掉下来第二个“梅长苏”?

    主页君本期想说一下“玛丽苏悬疑推理”(是的,一个新文种诞生了)代表作《簪中录》——背负灭门惨案的孤女,为沉冤昭雪,义无反顾地来到帝都长安。机缘巧合之下,她以宦官的身份进入宫廷,牵引出大唐皇家惊心动魄的宫闱秘案。

    本文男女主均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人物,女主黄梓瑕原真身为著名的蜀中才女黄崇嘏,也是《女驸马》的原型,《十国春秋》中《前蜀》12则记载了黄崇嘏女扮男装出仕的生平事迹。男主则是唐宣宗第四子、夔王李滋。

    一手开创“大中之治”的宣宗有着“小太宗”之称,李滋在公元846年封王,史载宣宗本有意让其即位,但被宦官王宗实等阻挠,最终长子李漼在宣宗驾崩后被迎立为帝,改元咸通,史称唐懿宗。咸通四年,夔王薨,年仅二十。懿宗沉溺于欢饮,《新唐书》称之为“昏庸相继”,执政末年大肆花费钱财迎接佛骨,让“大中之治”成为唐王朝繁盛的休止符。“宣宗中兴”后不到五十年,懿宗、僖宗、昭宗再哀帝,大唐就灭亡了,直到《通鉴》结束,满行满纸,都是血与屠杀。

    就在这幅晚唐的人情画卷中,历史上终身未婚守贫而终的她,被夺帝位蹊跷而逝的他,在作者侧侧轻寒的笔下相遇了。

    《簪中录》延续了中国传统侠义公案小说的一贯套路,结构上类似于人们熟知的《大宋提刑官》和《神探狄仁杰》,以春灯暗、九鸾缺、芙蓉旧、大结局四个单元剧构成。如果类比得更明确一点——你可以把它想象成摸着簪子跟人家说“真相只有一个”的女版《少年包青天》。

    在网文界,推理、犯罪、恐怖、惊悚、悬疑类小说被公认为门槛高、是一般写手难以驾驭的文种。提到中国的本土推理创作,最为知名的女作者应该是水天一色,以唐代女阴阳师“离娘子”为主角的《乱神馆记之蝶梦》,不但被誉为“大陆推理长篇最佳作”,更被译成日文、入选岛田庄司主持的“亚洲本格集合”出版项目。

    悬疑推理小说的叙事,其基本公式自爱伦坡《穆尔格街凶杀案》起,便依循着“案件发生、侦探登场、调查线索、真相大白”的程序奠定下来。小说必然由 “谜团”开始,以“真相”告终。通过不断设置悬念,用丝丝入扣的推理和演绎来一层层剥开“疑”的内核,是该类小说的文体秩序。难怪有人形容写悬疑小说是在刀尖上跳舞,它除开具备曲折的情节,还必须有严密的逻辑,悬念的设置和解密都需要超常的智慧,这对作者的知识厚度和叙事能力是一种极大挑战,因为悬疑小说是聪明人的游戏,它的阅读体验是作者与读者的智力博弈。

    《簪中录》以灭门之谜起始,以帝位更迭之秘告终,遗憾的是,女写手们为了让自己爽,总是忍不住把读者智商都设定为“简单”。在侧侧轻寒笔下,推理被简化成两个“死神小学生”般的庸俗符号——一、破除密室;二、破除不在场证明。(而密室和不在场证明的构建又如此狗带。)

    小说在《芙蓉旧》单元解开女主灭门惨案之谜后,整个故事进入真相终章,相比前三章,此节气场之弱鸡,完全压不住朝堂宫闱烛影斧声大结局的分量,神棍式的催眠梗一出,你便知道作者到收官阶段已全然黔驴技穷,无力营造诡计和渲染人物的悲壮命运,也让看客们的期待值一落千丈——本以为会在惊悸的心跳中堕入战栗的深渊;谁知端上来的却是一盆狗血:女主出车祸了、得癌了、失忆了、死妈了。简直让人忍不住翻个大白眼:尼玛这玩意也能叫推理?还是好好做玛丽苏这个很有潜力的文学分类吧。

    作者奋力用人生的荒谬和人性的脆弱来装饰整个故事,但无一例外小说的每个章节总会有霸道王爷作为应援背景出现,再加上大段大段关于主角姿容的描写,让读者很容易产生“这是篇悬疑小说吗”的出戏感:呃,一点也不烧脑,至多有点骚包……

    也许,一个落墨于你侬我侬的推理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先天畸形,因为侦探小说鼻祖范达因在他的“二十条军规”里一早就声明:探案小说不应加入恋爱故事,因为这容易使纯粹的斗智游戏,渗透不纯粹的情绪,以致引起推理的混乱(第3条)。

    当然,毒舌评论员们也许太过苛刻,站在影视公司的角度,《簪中录》仍不失为一个潜在超级IP。首先,真实的历史背景大大降低了改编难度;其次,女性视角下的推理悬疑,本格解谜的意义不再基于杀人手法的玄妙和诡秘,真相的破解不再指向善恶终报的淋漓和畅快,那些情欲物欲吞噬的罪孽深重都是为了展现女主魅力而存在——你使出浑身解数取悦的又不是中国40万推理小说骨灰粉,而是4万万青春期(更年期)的脑残萝莉和中年妇女啊!即便拍不出“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宋慈式的悲剧感,整成一个速效救心丸版的《少女包青天》总不难吧……

    而对于那些真·推理小说迷,阅读永远是孤独的,因为不是每一道谜题与真相都会指向贝克街221B号,那小窗里透出的灯光,犹如希望与理性的灯塔,穿越善与恶、罪与罚、告解与救赎的肌理,抵达人性的肉身……

编辑:张小楠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