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  >  家居

留下的会是什么?

作者:伦斯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6-11-04

    也许,从生活中去掉的东西越来越多,保留的越来越少,我们才会越来越清楚什么才是真正在乎的。

    ■ 伦斯

    2015年6月,美国圣路易斯的艾米莉·海德伦德一家开始了一项挑战:整整一年不买任何新衣服。她把这个挑战的宣誓分享在Facebook和博客,以时刻提醒自己。

    艾米莉认为他们一家有足够的衣物积蓄维持一年的打扮,唯一的障碍是她怀孕了,孕妈和新生儿需要各种尺寸的衣服。幸运的是,她留有第一次怀孕时自己和宝宝的那些衣物,还能从有四个孩子的朋友那儿继承到不少婴儿外套、手套、袜子和鞋子。

    艾米莉花了一些时间来改变生活习惯。为了更好地抵御诱惑,她退订了一些品牌会给她定期发送的推销邮件。起初,她十分怀念买入新东西的感觉,甚至仅仅是逛街这个行为本身。随着夏去秋至,她心中购买羊毛打底裤、皮靴等御寒衣物的渴望蠢蠢欲动。她甚至列出了在为期一年的“购物禁令”解除后的购买清单……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冲动开始减弱。除了一双跑鞋,艾米莉成功地一年没有为自己和家人购买任何新衣服。

    在挑战结束后的三个月,她只奖励了自己两条从当地慈善机构购买的3美元的裙子。她没有再管她的购物清单,也没有去看的欲望。

    “我并非真正需要这些东西”,艾米莉说,“我只是以为……需要。”

    在进行“节俭运动”的过程中,她发现服装行业存在惊人浪费,而且最大的帮凶就是那些像她自己一样,买了太多并不需要也不想要的衣服的消费者。

    她开始思考自己在时装行业运作系统所处的位置,并邀请了一群朋友到她家进行衣物交换。他们来时提着的垃圾袋里装满了不需要的衣物,其中许多来自时尚快消品牌。在挑拣认领完对方的衣物后,大部分仍然无人问津。

    “那么多衣物被剩下来了”,艾米莉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有多少。”随后,鼓鼓囊囊的垃圾袋放在餐厅里,等待被捐献出去。“这只是让你发现生活中有这么多过度消费。”

    艾米莉开始在她圣路易斯的家里举办衣物互换聚会,大量不必要的物品使其开始关注过度消费和浪费的问题。

    艾米莉经计算后发现,每年花上百美元在旧货店和廉价快消品牌冲动购买的那些衣服,她和她的家人从来没有认真穿过,更没感到有任何价值。

    在世界范围内,人们每年购买超过800亿件衣服。相比其他家庭开支,美国人能花费更少的钱购买到比以往更多的衣服。这些消费,为将污染、浪费和不安全的工作环境当作生产成本的时装行业提供了发展动力。

    “时装行业这黑暗的一面我听说过,但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它的存在。”艾米莉说,“这肯定不是我开始这项禁令(一整年不买衣服)的初衷,但现在它让我很想坚持不买新衣服。”

    艾米莉又让自己尝试其他挑战,包括节俭地购买食品杂货,甚至整整一个月几乎什么都不购买。她还参与了专门宣扬极简主义消费文化的博客社区中,提倡一种从杂乱到整洁的生活方式。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在处理烦琐的信息和进行疯狂的消费中获得了大量的物质,而这些物质的获得并没有带来与之相称的满足感,反而消耗了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令人感到疲惫和无所适从。

    人们渐渐发现,生活过得好不好和拥有多少物品毫不相关,所以极简主义开始流行,特别是在物质生活高度发达的西方社会。

    除了“一年不购买新衣服”的艾米莉,美国人斯科特因为受到哈佛大学心理学家丹·吉尔伯特对“人类幸福的获取并不依赖物质”研究理论的影响,从2013年1月1日开始和妻子约定全家“一整年不购物”的事例也广为人知。

    斯科特后来将这一年的心得体会写成了一本书,书中写道:“我们陷入了无止境的购物中,所以我们需要停下来,问一问自己,买了这些东西究竟对我的生活带来什么价值,并且我们应该更注重生活的体验而不是物质的享受。”

    极简主义是一种奉行“少即是多,简即是美”的生活方式,通过去掉生活中一些弊大于利东西,来减少这些事情给你的打扰,从而改善你的生活。

    也许,从生活中去掉的东西越来越多,保留的越来越少,我们才会越来越清楚什么才是真正在乎的。

编辑:杨青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