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  >  家居

释放空间,爱上真正的自己

作者:侯晓然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6-11-09

    清理旧物不是删除记忆,曾经的欢笑和悲伤,如果值得被铭记,则早已深深地刻在脑海里,而那些终究被遗忘的,也恰恰在提醒我们该走出过往,继续前行。

    ■ 侯晓然

    我是个特别舍不得扔东西的人,一是念旧,二是懒。

    念旧到什么程度呢?30多年前,爸妈攒了很久的钱,买了一台12寸的熊猫黑白电视机,调台还是旋钮的。搬家数次,我也坚持没处理掉,因为总觉得那是我童年的美好回忆之一。那时好像只有两三个电视频道,还记得中央一台是2频道,中央二台是8频道。一家人晚饭后坐在电视机前,爸爸左右调整着电视上的两根天线,我和妈妈一边盯着电视屏幕一边指挥。想起来那时的简单美好,就觉得很温馨。类似这样的东西还有很多,包括中学时收集的各种磁带,小学时念书的课本,甚至还有我第一次坐飞机的机票。

    懒到什么程度呢?坚持订了三年的某杂志,真正翻开看过的不过5本,倒是一本不缺,全部一捆一捆摞在房间角落,虽然越摞越高,怎么也没动力把它们处理掉。因为每当下定决心处理它们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小声音在耳边响起:万一以后还有用呢?于是好容易下的决心霎时间烟消云散,摞得一人多高的杂志继续堆在那里积灰。

    “这个物件承载着我太多美好的回忆,扔掉太可惜”,还有“这个物件说不准什么时候还用得上,还是先留着吧”,以上两种心理,相信可以代表绝大部分“收藏癖晚期”和“囤积癖晚期”患者。而我,也正是基于这两种想法,导致家里的杂物越堆越多。

    单身的时候还好,也就是自己的房间乱一些,老妈的埋怨多一些。可是自打成家,尤其是有了娃之后,屋子里杂物呈几何级速度增长。活泼好动、好奇心强的孩子,在布满“埋伏”的活动空间里生活玩耍,自然是“步步惊心”。终于,在一岁半的女儿又一次在奔跑中被立在墙边的月饼盒子拍倒之后,我下定决心,必须要“扔扔扔”了!

    要扔的东西太多,环顾四周,我首先确定好了“扔扔扔”的先后顺序:先把最妨碍人员通行的东西处理掉,其次扔掉堆放在房间边角的杂物,最后清理衣柜、书架和抽屉等收纳空间。

    在我家,妨碍人员通行的,一半是各种箱子或盒子,另一半是大量的玩具。像是之前总是砸到孩子的月饼盒,月饼早已吃完,但包装盒精美别致,坚硬的木盒里,垫着绸子布嵌着几个玲珑的小铁盒。我总想这个盒子扔了可惜,可以把我的那些小首饰装进去。但是今天决定要不要扔它的时候,我有了更全面更实际的考虑:说是可以当成首饰盒,但是贵重的首饰放进这个铁盒里显然不合适,因为无法固定,极易磕碰;而便宜的首饰就更没必要放进去了,因为这些首饰极易氧化,只是当时亮晶晶的很好看,过段时间很快就变黑没法戴了。由此看来,这个月饼盒用处全无,扔!

    看来,对付“万一这个东西以后有用呢?”这种思想的办法,就是实际设想一下真正使用这件物品的情景,真正在脑海中描述出那幅画面。因为“万一有用”的想法往往是一瞬间的灵感和直觉,但很少有人继续往下仔细考虑所谓的“有用”真正是否可行。要是能在当初吃完月饼留下这个盒子的时候,实际设想一下放首饰的情景,也许这个盒子早就躺在垃圾箱里了。

    “玩具总动员”遭遇了些许障碍。每当我捡起一件女儿N久没碰过的玩具,她就会冲过来一把把玩具夺走,像是第一次见到似的玩起来。看着她晃着婴儿时用的小摇铃,那爱不释手的样子,我又退缩了。要是一下子处理掉这么多的玩具,她会不会很失落啊?万一她听到这个摇铃的声音,就会唤起她小婴儿时期的回忆呢?

    又是可恶的“万一”!我这回都不用设想情景了,直接观察女儿的状态就好。事实证明我完全是想多了。女儿发现这个“新”玩具只是靠晃动发出声音,完全没有其他用途,没晃几下就抛到一边了,又转头去玩前几天我给她新买的拼图玩具。在孩子成长发育的各个阶段,选择更适合这个年龄段的玩具,可以更好地开发智力,增强协调能力、平衡能力。确定了这个原则,我把女儿小婴儿时期用的床铃、游戏毯、摇铃等等统统清理干净,和一两个正在孕期的朋友商量好了,马上打包装车,直接“送货上门”。而且更美好的是,打算处理掉的纸盒正好挑些干净结实的,用来装箱打包,一举多得。

    纸盒和玩具处理得差不多了,看着宽敞了不少的房间,我决定一鼓作气“扔”下去!卧室墙角堆的杂志最是碍眼,那是我连续订了3年的某周刊。

    一年就要54本,3年来累积的数字变成实体是很可观的,摞成一摞能顶到房顶再拐弯!不过这回对付“万一还有用呢?”这个“老大难”问题,我已经很娴熟就能找到解决办法了。

    现在新媒体行业如此发达,各种传统媒体都开办了官方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重要或精彩的内容,几乎都会在上面有更新。这本综合类周刊囊括了政治、经济、国际、军事、社会新闻等等诸多方面的内容,我就算真的翻阅,也只是看自己感兴趣的精彩内容,并不会每篇文章都仔细阅读,所以新媒体已经能完全满足我的需求。而且就算需要全书一字不落地看完,也可以在网上书店购买到电子版杂志,在电脑、手机或是电子书上都能很方便地阅读。

    但是把这么好的杂志直接当废品卖掉,我又不忍心。想起老公单位旁边有一家二手书店,打个电话过去,人家竟然愿意接收。虽然回收价格很低,也许卖到废品收购站论斤称还能多给些钱,但一想到“万一对别人有用呢?”,爱看书的我就觉得心里得到了些许安慰。

    既然联系好了二手书店,处理旧书也就顺理成章了。对于书的去留,我的唯一原则就是:还会不会再看第二遍?如果不会,就果断放弃;如果值得一再回味,就留下。就这样,一批“万一对别人有用”的书也一起“奔赴”了二手书店。

    衣物和鞋子的处理原则和书差不多:这件衣服(这双鞋)还有没有机会再穿?尤其是目前不合身的衣服。“万一我瘦了呢?”这种想法是很错误的。在人努力瘦下去的过程中,这件衣服新买时的光鲜亮丽也会渐渐消失,就算当真瘦了,可以穿了,相信你穿到街上也会觉得早已过时。小区里正好有二手衣物回收站,把符合要求的衣服洗干净拿过去,可以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何乐而不为?

    收拾抽屉遇到的不再是“万一有用”这个难题了,“这是某某时期纪念品”的难题隆重登场。占据了抽屉的绝大部分空间的,一是相片,二是票据。

    现在拍照大多都是数码相机,电脑或手机上直接就能看,但以前的老照片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本本插满七寸相片、五寸相片的相册,满载了老爸老妈的青春,还有我童年的美好。这些相片不能随意丢弃,但是年代久远,已经泛黄。老照片翻新是一个特别好的业务,把老照片用电脑重新制作修复,恢复原貌不说,还能存储进电脑,只要备份好了,属于你的回忆就永远不会丢失。

    满抽屉的票据纯属我个人“无病呻吟”:和老公每一次约会的电影票,外出旅游的登机牌、火车票,各类演出的门票,甚至他送我礼物的购物小票,都被我自以为“浪漫”地悉心收藏,打算今后“坐着摇椅慢慢聊”的时候,能拿出来让他感动一把。可是打开抽屉我傻眼了,很多电影票和购物小票都是热敏纸的,时间长了字都褪色得看不见了。

    我痛心疾首了很久,突然觉得自己很矫情。电影票褪色了,难道我就忘记了精彩剧情了吗?购物小票褪色了,难道我就不喜欢那件老公送我的礼物了吗?其他没有褪色的票据也还是有的,但那些旅行、观剧的美好记忆,在旅途中的小坎坷,在观剧时的开怀大笑,不需要凭借这些票据回忆,也依然深深地映在我的脑海中。即使忘记了,但是当初我也和我的爱人一起获得过幸福和快乐的感觉,这已经足够美好,无须再拿出证明。

    想到这里,我释怀了。清理旧物不是删除记忆,曾经的欢笑和悲伤,如果值得被铭记,则早已深深地刻在脑海里,而那些终究被遗忘的,也恰恰在提醒我们该走出过往,继续前行。

    屋子清爽了,心情也舒畅了许多。曾看过一本书叫《断舍离》,表面上是教人如何处理旧物,实际上是告诉人们该如何舍弃生活中无谓的重担,脱离执念,从而能爱上自己。无论是“万一有用”还是“这是纪念品”,客观地看,都是我困扰自己的执着罢了。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留下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生活会简单得多,也快乐得多。起码现在我就快乐了很多,仔细想想,在寸土寸金的大北京,还有什么比一下子释放出家里N平方米的空间更赚钱的呢?哈哈!

编辑:杨青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