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馆  >  美食

心尖尖上的儋州米烂水

作者:郭小虹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1-25

 

    我想勤劳聪明的儋州人在制作这款美食时,一定把大海的样子想象进来了,让汤里游着虾、藏着海螺姑娘,让食物萃取大海的鲜美,有了海的属性。

    ■ 郭小虹 文/摄

    儿子留学这四年以来,我们夫妻就调整了休假的节奏,只要儿子回来,我们都当节日来过,想着法子搜罗美食犒劳他。去年圣诞节的海南之行,真的像过年一样开心,我们三人一起享受了海南的美食,领略了那里的风土人情,更重要的是与宝岛上的同学共度了几天美好时光。

    味蕾的记忆似乎更长久。比如在大寒节气的北京,我又想起那碗“心尖尖上的儋州米烂水”,还有那些多年不见、见面就像亲人般的同学情谊。

    儋州是海南省下辖地级市,位于海南岛的西北部,濒临北部湾。到儋州当晚,同学李SiR在大桥之下来了个海鲜派对,我们一家和我的8位公安大学师兄弟欢聚一堂,他们把当地的特色海鲜收齐了,排着队等待我们品尝。那一晚吃得欢、聊得带劲儿。回到酒店后,先生说:“看把你美的,公大学子,遍布全国如星星点灯,聚在一起就灿若星河。”

    是啊,有同学的地方,就有回家的感觉。大学同学李sir、黎sir、符鬼子、花花、巍子都在海南,而李sir和鬼子就在儋州工作。虽然第一次来这里,但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也乐得做一个不操任何心的傻子,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们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第二天一早鬼子电话里说:“早饭别在酒店用了,我带你们去吃米烂水。” 当时我们住在洋浦大桥旁边别致的花园酒店,有很好早餐,但我还是在没听懂鬼子说的究竟是什么食物的情况下,果断跟他走。

    鬼子是儋州当地人,他的普通话里有很重的海南味道,大学的时候我就感觉他说话的尾音有一种海浪的声音,浑厚有力。那会儿合唱队,这个家伙排在我的右后排,他喜欢扯着嗓子大声唱,结果是每次练习或者比赛结束,我都要扭过身子瞪他一眼,警告他,如果我右耳听力受损,是要找他麻烦的。

    那天早晨,一改久晴日,下起了细密绵柔的雨。鬼子说的米粉店在儋州排铺镇政府前面街角。

    米烂水是儋州地区的地方小吃,类似于米线。但味道却大相径庭。

    我眼前是一个简易的棚子,旁边有一棵古老的、枝繁叶茂的榕树,一顶天然的绿伞,店主支了一张两米长的桌台。食客们优哉悠哉地在伞下品味美食,管你剖风下雨呢。

    自行找座位坐下,等着我们的米烂水。而此时鬼子的表情坏坏的,他一定是期待着我们被一碗不起眼的小吃征服。

    “好吃,米粉很滑溜。”儿子乐滋滋地说。“汤非常鲜,太好喝了,这是我吃到最地道的酸米粉!”一向内敛的我家先生也忍不住表态了。而我只想慢慢地体会。

    鬼子说,米粉是在头天晚上制作的。米粉的酸爽清香来自酸萝卜丝和雪菜末。一碗米烂水上桌,首先进入鼻腔的是酸萝卜丝的清香,瞬间把食物美妙的信号传输给大脑。老板娘说这酸萝卜丝需三天发酵而成,浆水是自家祖传下来的。而雪菜丁咸香有嚼头,相比之下更突出了米粉的顺滑。

    在海边当然少不了海味。细心的吃货得像我一样才对,这粉里还藏着透明的小虾米、小海螺呢,你要是囫囵吞枣般地进肚,当然是发现不了这个小秘密。

    我想勤劳聪明的儋州人在制作这款美食时,一定把大海的样子想象进来了,让汤里游着虾、藏着海螺姑娘,让食物萃取大海的鲜美,有了海的属性。

    再加上肉末和花生的浓香,你看不到一点油星,却味道浓厚。

    鬼子说这汤粉里的肉末是海南本地土猪五脚猪的肉。为什么叫五脚猪呢?那是因为岛上的草木太丰茂了,猪的肚子都够着地面了,变成了它的第五只脚。

    美食也是一种表达,米烂水作为海西儋州的地方小吃,凝结了海西人的智慧,而这一碗米烂粉让我想到“螺蛳壳里做道场”。

    这家店生意一直很好,所以老食客特别多。不过他们很任性,店铺想什么时候开张就什么时候开张,不想开张就不开张,老食客去之前一般都会打电话问下再行动。

    此行儋州依然时间仓促,未能成行东坡书院。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谪居儋州三年间,讲学明道,使儋州教化日兴,“书声琅琅,弦歌四起”。海内外名士接踵而来,从师东坡。儋州在此时成了全岛文化的中心,也培养了民众尊师重教的传统。

    苏东坡北归九年后,儋州人符确成为海南第一个进士。此后,儋州人才辈出,名声远播,在海南历史上曾发生过深远的影响。

    作为苏粉,来儋州而没能去东坡书院参观,说来汗颜。我想我会为了一碗米烂水和东坡书院,再去儋州。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