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界  >  环球女界

国际劳工组织近日公布的《 2016/2017全球工资报告》显示——

全球性别工资差距约为20% 略有降低

作者:陈亚亚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7-01-18

    ●《2016/2017全球工资报告》显示:越是工资高的群体,性别工资差距就越大——在工资最高的1%群体中,性别工资差距是45%。

    而越是收入低的群体,女性所占比例就越大。

    ●这份工资报告就如何减少性别工资差距提出了具体建议——

    在工资收入上,一定范围内限制CEO的工资,有可能缩小男女CEO之间的薪酬差距。

    设置最低工资是支持低收入者和减少工资不平等的一种方式。

    政府也有许多可作为的地方,例如,消除职业隔离,促进非正规就业过渡转型等。

    消除性别工资差距,必须考虑到当事人(员工)的能动性,强调他们的参与性。

    ■ 陈亚亚

    国际劳工组织近日公布《 2016/2017全球工资报告》,其中提到全球的工资增长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锐减,2010年开始回升,但2012年后增速明显减缓。这种趋势在发展中国家更为凸显,有的地区甚至出现了负增长,而发达国家则有着更高的工资增长。此外这份报告还发现,工资收入的不平等状况正在日渐加剧。

    男性和女性的收入存在明显差异,被称为性别工资差距,也属于收入不平等的范畴。有许多研究均说明,在大多数国家,性别工资差距一直在缩小,但从未弥合。最新发布的这份报告则指出,目前全球的性别工资差距约为20%,比去年略有降低。性别工资差距在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表现,差距从0到45%不等,具有较强的地域性。

    报告还发现,越是工资高的群体,性别工资差距就越大。例如在工资最低的1%的群体中,性别工资差距是0.7%,而在工资最高的1%群体中,这个差距是45%。类似地,越是收入低的群体,女性所占比例就越大。例如在欧洲,女性在收入最低的三成人中占到50%~60%的比例,而在薪酬最高的一成人里,女性所占比例下降到约35%,在薪酬最高的1%群体中,女性则只占20%。由于女性在高收入职位的比例少,且呈现下滑的趋势,这进一步加大了性别工资的差距。

    企业对性别工资差距也有较大的影响。一般而言,平均收入越高的企业,性别工资差距就越大。而从职位的角度来看,员工的职位越高,性别工资差距就越发明显。例如在收入最高的1%的公司里,性别工资差距高达45%;而在CEO这个岗位,性别工资差距更是达到了50%。换句话说,在收入居前1%的公司里,男CEO的薪酬是女CEO的两倍左右,可见差异之大。

    在一个对33个中低收入国家进行的调查中,调查发现,职业和工作部门的差异导致了10%~50%的性别工资差距。这说明了一个简单的事实,即女性更多集中在低薪的行业和职位。男女就职状况的不同,很大程度上是由职业分割(某些职业中两性员工的比例悬殊)引起的,它很容易导致对女性工作价值的低估,从而造成对女性的歧视。比如更多女性在做护士,而护理工作的价值往往被低估,这导致护士的平均收入不高。

    有人认为,两性的收入差异与其能力高下紧密相关,言下之意是男性的收入更高,是因为他们的能力更强。以往的一些调查研究也证实,女性与男性有着不同的教育背景,在职业技能上有一些差异,且由于家庭角色的影响,女性更容易出现职业中断(通常是婚姻、生育引起的),这导致了她们较低的收入水准。然而,当两性间的教育差异缩小甚至反转时,教育背景对性别工资差距就不再具有充分的解释力了。

    从微观的角度而言,工资收入显然不仅仅是由个人能力相关的特征所决定的(如受教育程度、年龄和任职期限等),其他因素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性别、企业规模、合同类型和工作部门等。从宏观经济层面来看,经济增长与性别工资差距的缩小并没有很强的相关性,而制度环境、文化规范、地方政策等对此均有影响。显然,要消除性别工资差距,政府应该做出更多的努力,如改变不合理的制度、文化,推进积极的工资政策等。

    性别工资差距是全球关注的议题,它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息息相关。然而,只有当我们充分关注到那些边缘弱势、利益受损和受歧视的群体时,相应的市场机制和工资政策才能有效地减少性别不平等。

    最新发布的这份工资报告,在这一前提下,就如何减少性别工资差距提出了具体建议。例如在工资收入上,它认为一定范围内限制CEO的工资,有可能缩小男女CEO之间的薪酬差距。此外,设置最低工资是支持低收入者和减少工资不平等的一种方式,当最低工资设置在适当水平时,可以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由于低收入者更多是女性,这一举措也将减少性别工资差距。

    在职业调整方面,政府也有许多可作为的地方。例如有研究表明,在美国,职业隔离的下降可以导致性别工资差距下降。显然,消除性别隔离后,女性可以更顺利地进入传统男性占优的领域(往往是高薪行业),从而降低了性别工资差距;类似地,政府促进非正规就业过渡转型,使非正规就业人员享受与正规就业人员同等的待遇,也会对减少性别工资差距有一定贡献,因为女性更多地在非正规就业领域。

    此外,报告中还提到了很关键的一点,即那些员工集体谈判能力更强的国家,性别工资不平等的现象往往也较低。这点可用来提醒我们,消除性别工资差距,必须考虑到当事人(员工)的能动性,强调他们的参与性。只有员工对这个议题加深了认识,有能力对工资分配发出有理有据的异议时,性别工资差距才会持续缩小,最终趋向于零。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助理研究员)

编辑:肖婷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