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女学热点

“以暴制暴”是避免美国校园枪击案的良策吗

——女性主义伦理学视野下的“枪支管控”

作者: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3-06

    阅读提示

    美国校园不时曝出的枪击案,引发了对“枪支管控”的激烈争论。本文作者借用一种女性主义伦理思维进行分析,认为特朗普总统让每个人都有持枪权,最后还是能买得起、玩得起枪支的富人实现了这一权利,这也体现了美国社会的不平等与不公正。依据“以暴制暴”的逻辑,荷枪实弹会成为美国的常态,这让人“细思极恐”。如今是美国政府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美国的校园一直都不平静,近年来更是枪击案频发。2018年2月14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布劳沃德县一所高中又发生一起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无辜受害者的鲜血再度引发学生和民众大规模的街头抗议活动和对于“枪支管控”问题的激烈争论。

    “以暴制暴”逻辑下,荷枪实弹会成为美国的一种常态

    2月21日,白宫举行的一次听证会又把这一争论推向高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公开讨论如何保证学生的安全”。会上,特朗普总统提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建议,方向并不是控枪或禁枪,而是让学校教师像飞行员一样隐蔽地配枪,以便“以暴制暴”,用枪杆子保护学校,演绎出一个信念“枪杆子里面出安全”。“如果有一位擅长用枪的老师,他可以很快阻止枪击事件。”“如果学校能武装20%的老师,他们就能阻止任何试图攻打学校的‘疯子’。这些‘疯子’实际上都是懦夫,专门在无枪区的校园制造血案,他们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是因为知道不会有子弹的还击。”

    依据“以暴制暴”的这一逻辑,在美国控枪不仅没有希望,而且荷枪实弹会成为一种常态。在如今所有的无枪区,学校、医院、幼儿园、养老院、教堂等场所,都应当有一批训练有素,能够使枪弄棒的专业人员,老师上课时、牧师在祷告时和医生在出门诊时都要持枪。于是,幼儿园里天真的孩子、学校学生、患者,甚至耄耋老人都应当学着用枪来保护自己,形成全民持枪的局面。这样推理不是空穴来风和夸大其词,奥巴马当政时曾多次主张枪支管控,但均告失败。然而,特朗普上台以来,不仅白人,非洲裔和拉丁美洲裔美国人购枪的人数明显增多,而且在黑人顾客中女性居多。

    人们都希望用枪支来保护自己的生命,这导致美国的枪支暴力远远高于其他国家。而且英国《卫报》2016年还透露一组数据,美国成年人手中的枪支共约有2.65亿支,差不多人手一支。但细思极恐的是:大约78%的美国成人并不拥有任何枪支,枪支都掌握在22%的人手中,而在这些人当中,有3%的人拥有枪支总量的50%,几乎每人拥有17支枪。这就意味着枪支如同财富一样仅仅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大多数人却只能充当手无寸铁的受害者,这或许就是特朗普上台后黑人,尤其是黑人女性急于买枪的原因。

    对于枪击案,特朗普还有另一种理解,他之所以称杀手为“疯子”和“懦夫”与这一理解不无关联。这一看法与反对控枪团体也是相同的,都认为枪支暴力的泛滥缘于美国精神健康治疗不够普遍。不用别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曾对此批评说:“美国不是一个垄断疯子的国家,精神疾病并不是美国独有。而且,我们大规模自相残杀的增长速度远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快。”显然,特朗普对枪击案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聚焦学校安全与精神健康议题,无意提及枪支管制政策。然而,佛州枪击案受害者家长却在代表无数美国家长喊话总统:“特朗普总统,你说你能做些什么?你可以阻止枪支落入这些孩子手中,你可以在学校所有出入口安装金属探测器……特朗普总统,拜托你做点什么。”据英国路透社2月22日的报道,在这一震惊全美的枪击案后,美国数千名年轻人走向美国最大的控枪宣传组织,学习如何在控枪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控枪宣传组织“每个城市支持枪支安全”也表示,佛州枪击案之后,该组织已经成立了首个学生分支。

    枪支持有的不公平体现了美国社会的不平等不公正

    美国政府对于枪支管理的政策和态度涉及不同团体的利益和安全。如果美国3%的人拥有枪支总量的50%,那么可以想象这些人大多是富人,至少是有钱买许多枪支弹药的人。这样一来,相对贫困的人口,如黑人、女性,或者其他少数族裔女性、孩子和老人等便被置于他人的枪口之下。因而,特朗普所说的公民持枪权说到底是拥有财富者的持枪权,而不是广大民众的持枪权。

    借用一种女性主义伦理思维来分析,对一个社会政策分析时不仅要看政策制定者如何主张,而且要观察实施之后谁是受益者,谁在其中被边缘化。例如当地方政府制定一个政策为所有人平等地提供某项医疗保障时,实际上其中还是包含着不公正成分,因为对于富人来说,这项保障或许如同“鸡肋”,但对于穷人来说却是“杯水车薪”,这就是平等和公正之间的差异。同理,特朗普让每个人都有持枪权,最后还是能买得起、玩得起枪支的人真正实现了这一权利。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政治哲学家马基雅维利曾说,“在一个有武装者与没有武装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平等可言。”因而,美国社会的不平等、不公正也体现在枪支拥有方面。

    事实上,枪支管控也是一个古老的政治哲学问题。美国戴维森学院哲学教授兰斯·斯蒂尔分析说,“是国家应当拥有垄断武器权力,还是公民应当被赋权拥有武器”的问题本身便体现出不同政体之间的差异。依据君主制或者贵族制国家宪政,武器垄断权归国家所有。而在共和制宪法中,同一个社群中的所有人都是完全平等的公民。亚里士多德曾说:拥有武器的权利,连同拥有土地财产权,参与社群治理,以及担任公共职务权一并地构成共和制宪政下的完整公民资格。共和国公民必须手握武器,以便达到安内攘外的目的。古典自由主义接受了亚里士多德的理念,在公民特权和豁免权中包括了持有武器权利,而这便是美利坚合众国公民可以具有持枪权利的历史和政治理论及其实践由来。

    然而,历史是发展进步的,如今的美国毕竟不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人人都需要持枪的共和时代,同时任何权利都需要由法律来提供,依据既定的法律程序进行规范和管制。这正如斯蒂尔所言,规范和管制阐释了权利,同时也限制了权利。没有这两者,权利就没有实际的价值。这也意味着美国人通过法律来决定持枪、控枪或禁枪。

    面对接连发生的枪击案,受害者家属的悲愤,以及学生的街头抗议和呐喊,美国政府是应当做些什么了。“以暴制暴”肯定不是一个良策,这不,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刚发布的报道,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山区的一个小学官员对学生家长称,学校将不得不暂时停课并把学生安置在附近其他学校一天,以方便在学校附近的纽芬兰“世界和平大团结”教堂举行婚礼的众多夫妇。原来,这些即将喜结连理的夫妇计划集体携带AR-15步枪参加婚礼,而这种武器便是近期美国佛罗里达州高中枪击案中凶手使用的武器。

    可以想象,倘若任这种局面发展下去,美国的安全感确实令人堪忧,如今是美国政府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作者为清华大学哲学教授、博导)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