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学人关注

“拉动”“推动”女性,打造“双创”升级版

——“经济社会转型和大众创业时代下的中德女性创业座谈会”之观点分享

作者:刘天红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3-13

    根据创业经验能力、社会互动能力、企业发展潜力这三大方面的多个细分维度,创业邦评选出“2017年最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图为部分上榜女性。

汉学家费多丽

    阅读提示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引领下,中国已成为全球创业最活跃的国家,其中不乏女性创业者的身影。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上水平”“打造‘双创’升级版”。3月9日,出席“经济社会转型和大众创业时代下的中德女性创业座谈会”的与会学者,就中德女性创业的经验与挑战进行交流,为进一步了解与推进女性创业提供了启示。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刘天红

    女性创业已渐成风潮。调查显示,全球范围内,有1.26亿女性正在开创或经营自己的新创企业。美国、澳大利亚、瑞典是最适合女性创业的国家。而中国的女性创业者比例与美国相当。相比之下,据全球创业观察组织发布的《全球创业观察2016/2017报告》显示:欧洲地区创业活动中,女性参与比例最低,仅为6%,在德国、意大利和法国,女性创业比例仅为3%。

    女性创业在取得令人鼓舞的成绩的同时,也面临挑战,需给予关注。3月9日,由北京市妇女对外交流协会主办的“经济社会转型和大众创业时代下的中德女性创业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邀请德国维尔茨堡大学经济学教授、汉学家费多丽与活跃在创业一线的女性创业者就中德女性创业的经验与挑战进行交流,为进一步了解与推进女性创业提供了启示。

    资金是制约女性创业的重要因素

    女性创业的“融资难问题”一直颇受关注。会上,来自中国的女性创业者也纷纷表达了其由于“资金不足”所产生的困惑。

    在被问及公司发展所面临的阻碍时,从事服装行业的北京欧瑞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熊春洁谈到“公司目前的人员和材料支出都很高,资金不足仍是难题。”天下农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师蓉也坦言,“资金问题是女性创业者面对的非常重要的问题。女性拿到钱的难度还是很大的。”

    资金仍是制约女性创业的重要因素,女性创业公司也往往因为资金不足而走向“小而美”的路线。而在解决资金难题时,女性创业者也倾向于向熟人、朋友、家人求援,较少依靠社会融资。来自《中国企业家》的一项女性创业调查发现,女性创业启动资金,48.13%来自自有资金,18.37%为向家人、朋友的借款,仅有16.77%来自银行贷款和风险投资支持。女性创业依靠社会网络获得融资的比例小,女性获得股权资本发展企业的能力一直受到阻碍。

    女性难以获得融资与女性缺乏社会网络的支持密不可分。对于创业者而言,获得融资与“认识投资人”,掌握“投资信息”密不可分。而在现行的创投环境中,掌握信息与资金的人,尤其是高层人士,仍是男性。由于女性很少能够占据创业资本行业的投资决策职位,女性创业者也就很难有机会通过这些女性决策者获得争取投资的机会。在由男性占据统治地位的创业投资圈中,男性交际文化也更为流行,比如充满男性气质的酒桌文化,女性很难融入这种男性圈子文化中,也往往错失获得投资的机会。

    有鉴于此,构建女性创业者的社会网络显得尤为重要,这需要女性创业者“抱团取暖”。对此,北京市妇女对外交流协会会长王水霞认为,应该依托于包括妇女对外交流协会在内的女性社会组织,为女企业家搭建交流、交往的平台,依托女性社会组织引领女性创业。这就需要,加强女性社会组织的建设,树立女性社会组织的品牌影响力,增强组织之间的合作,为女性创业者服务。

    费多丽也认为,女性取得创业的成功,建立相互支持的社会网络是很重要的。要通过开展活动,改变传统的性别文化,使女人也可以融入男性交际圈子,并在男性文化圈子中受到尊重。在德国,政治领域中,女性领导者的比例比较高,尤其是德国总理默克尔,作为一名女性起到了榜样作用,有利于激励女性成为领导者。她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女性创业者还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融资。

    女性创业层次较低,利益驱动相对薄弱

    相比于男性创业公司,女性创业公司的创业层次仍较低,创业规模较小。雇佣能力较差、行业选择狭窄、企业规模小,仍是女性创业的瓶颈。此外,很多女性创业者基于人文关怀与社会责任感进行创业,盈利能力仍有待提高。有研究将创业者的创业动机分为推动型创业和拉动型创业。大多数离开大公司而去创业的女性更多受“拉动”因素(例如追求自我实现) 而非“推动”因素( 例如既有工作中的歧视、收入水平低)驱使,表现为受到拉动因素影响的女性将成功视为自我实现而非利润获得。

    会上,当谈起其创业动机时,在场的所有女性创业者都表示,“创业是出于一种情怀”。著名国际钢琴演奏家田佳鑫致力于为二三线城市的孩子提供优质的钢琴教育,培养优秀的中国钢琴师,“让世界听到中国的音乐”。她坦言,尚未考虑盈利问题。“中国56民族文化网”创始人阳希谈到,创办企业的初衷是因为对少数民族文化的热爱,现在的盈利模式还不是很强。北京市妇女对外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北京葵阳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薛葵阳认为,使命意识是企业家精神的重要内涵,也是很多女性能够持续创业的精神动力。

    女性出于“社会关怀”选择创业,有利于推动企业承担社会责任,营造良性的企业文化。但从企业本身追求利润的本质出发,女性创业者仍需要在企业发展的战略部署与企业盈利模式上做出努力。同时,女性出于“服务社会”的态度进行创业,也往往导致女性创业领域局限在服务性行业(比如,服装、餐饮、教育等),导致其行业面变窄。

    家庭-职业平衡难题仍困扰女性创业者

    《中国女性创业报告》显示,在“女性创业面临的障碍”中,排在前两位的障碍分别是“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女性必须照顾家庭的传统观念”。可见,家庭-职业平衡问题仍是女性创业者最感困扰的问题,家庭的支持对于女性创业者获得成功极为重要。对此,大幺碗老北京传统美食总经理赵晓军深有同感,她分享了创业的经历,并认为,其创业的成功,离不开家人的支持。

    调查表明,创业也往往会成为女性离婚的重要原因。导致这一局面的原因包括:创业需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致使女性创业者难以顾及家庭事务;创业所必须的领导者才能,往往与传统“女性气质”相背离,导致婚姻满意度下降;对成功的女性创业者而言,其家庭中夫妻权力关系往往呈现“女高男低”的状态,与传统婚姻模式产生背离,容易导致婚姻破裂;对于失败的女性创业者而言,背负沉重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常导致家庭关系紧张。

    对此,北京市社科院妇女研究中心主任冮树革研究员认为,除提高女性创业者自身的素质之外,更需要从制度和政策层面对女性平衡职业-家庭关系提供支持,建立家庭友好的社会政策。费多丽认为,难以平衡家庭-职业也是导致德国女性创业比例低的重要原因。她分享了德国政府为推动女性就业与创业所采取的措施。从2007年起,《联邦育儿津贴和育儿假法》规定在生育或收养孩子时,如果父亲休不低于两个月的带薪育儿假,那么父母双方有权利休14个月的带薪育儿假。这有利于推动包括女性创业者在内的女性家庭-职业平衡。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