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玫瑰思语

世界女政治家参政趋势与性别平等影响力

作者:关瑾蓉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12-04

阅读提示

当下,已有大量女性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上,这离不开国际妇女运动的不断发展、联合国的政策推进以及女性自身意识的觉醒。本文呈现了世界范围内女政治家参政的整体趋势,分析了不同区域女政治家参政的影响因素,并对女政治家决策与性别平等进程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评析。总的来说,世界妇女参政逐渐从幼稚走向成熟,但政治舞台上的性别鸿沟依旧存在。

■ 关瑾蓉

当下,已有大量女性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上,这归功于国际妇女运动的不断努力、联合国的政策推进以及女性自身意识的觉醒。纵观历史,女性整体参政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就同时期而言,政治舞台上的性别鸿沟依旧存在。

世界女政治家参政整体趋势

作为性别平等的一个象征符号,女政治家们不断得到各界的关注与研究。学界的关注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世界女政治家参政的整体情况。从CNKI数据库收录的文献数量来看,在1964年到2017年间,我国学术界对于女性参政的研究在1985年、1995年、2006年、2010年分别达到过顶峰,但在近五年却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

笔者认为这几次研究高潮的产生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国际妇女运动的不断发展。国际妇女运动为争取女性平等参政权做出了巨大努力,使得妇女参政热情大幅提高。二是联合国的积极推动。联合国在成立至今的70年间,通过签署各项公约、召开多次世界妇女大会、制定千年发展目标以及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等举措积极推进妇女参政。三是联合国缔约国积极响应各项条约。为了实现联合国制定的目标,许多国家制定了促进妇女参政的政策和措施,包括制定法律。如挪威出台《男女平等法》,设立监察机构;法国设立“男女平等观察机构”,制定特殊政策,实行配额制等。这些举措对于落实妇女参政具有重大意义。

各区域女政治家发展的影响因素

笔者通过统计分析发现,世界女总统和女总理的数量从20世纪70年代后稳步增长,女议长和女部长的数量从20世纪50年代后成倍增长,到了21世纪初期达到了顶峰,近十年又都呈现出下降趋势。通过数据的整理,发现不同洲的女性参政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美洲女性参政得益于受教育水平提高。教育对于女性从政、特别是在政坛担任高级公职有重大的作用。美洲国家女性政治家数量排行第二,其中加拿大女性国家总督较多,共有4位。这与其大力发展教育密不可分。据2018年上半年有关数据显示,加拿大公共教育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甚至高于美国,高等教育入学率居世界首位,加拿大具有高等教育学历的年轻女性,以近六成比例超过了男性。

——欧洲女性参政受到政治制度的影响。笔者发现欧洲有两个国家的女性政治家人数较为突出,明显高于欧洲其他国家,即圣马力诺和瑞士。通过比较发现,瑞士国家管理形式实行较为独特的委员会共和制,国家最高行政权不是集中掌握在总统或总理的手中,而是由议会产生的委员会集体行使的政府体制;圣马力诺采用一院制议会,名称为大议会,有60名议员,议员由每5年进行一次的普选选出。大议会选举出两名成员担任为期六个月的执政官,两位执政官既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和议会首脑。政治体制也对女性参政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在考虑政治制度的同时,也要考虑所在国家的国情。

——亚洲女性参政与家庭背景密切相关。东南亚女政治家在近些年纷纷崛起,如菲律宾前总统格洛丽亚·马卡帕加尔·阿罗约、印尼前总统梅加瓦蒂等,这些女政治家的参政历程与世界其他地区不同,受其历史传统、社会背景、家庭背景尤其是男性直系亲属的影响较多,她们从小所处的家庭环境就为其参与和接触政治生活提供了便利条件,使得她们能够较早地涉猎政治活动,并普遍接受过高等教育,有着很强的政治参与积极性。

——非洲女性参政受常年战争环境的影响。非洲传统社会文化对性别地位构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但出人意料的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非洲地区妇女政治参与发展迅速,例如饱受内战折磨、被联合国评为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的卢旺达,2008年大选后妇女议会代表人数更是超过了男性议会代表,成为了世界上首个议会中女性多于男性的国家,性别平等指数现今仍居世界榜首。笔者发现利比里亚和毛里求斯的女性国家元首数量稍高于非洲别国。利比里亚曾经历了长期的内战,人民渴望和平,于是在2005年,利比里亚“铁娘子”埃伦·约翰逊-瑟利夫开创了非洲女性执政历史,成为整个非洲历史上首位女总统。女性政治精英为战后重建带来了重大且积极的影响,为女性参政铺垫下了良好的基础。

世界女政治家与性别平等进程推进

当我们谈及“女政治家”时,对其评价不局限于做出了哪些政绩,还应考虑她们是否推进了性别平等、社会公正等一系列关于人类福祉的政治议程。

——一些女政治家在性别平等道路上身体力行。例如贝娜齐尔·布托在第二次出任巴基斯坦总理后,指示妇女发展部要在各地建立妇女委员会致力于妇女发展工作以解决妇女面临的问题,她还主张巴基斯坦应该有女检察官和女法官,要建立女警察部队,在她的亲自过问下,巴基斯坦建立了一个全部由妇女管理的银行和一个成员全部为女性的警察局。瑟利夫在正式就任利比亚总统后,曾延揽5名女性进入内阁;财政、司法、工商部长三个关键职位都由女性担任。从2006年到2016年,女性在政府中的比例和战前相比大幅增加,先后共有17人担任部长,30人担任副部长,3人担任代理部长。总统的垂范作用,也使性别主流化被纳入政府各部门,增强了雇员的性别意识,推动了性别平等。瑟利夫为首的政府还赋权基层女性,鼓励她们的政治参与热情。

——一些女政治家没有对性别平等做出实质性推进。一些女政治家并没有因为生理性别上是女性,就对政治议程施加女性友好型政策。一些女政治家走上政治舞台后,延续传统的男性思维领导方式,没能代表广大妇女的利益。例如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被男性政治家们誉为“铁娘子”,其施行的“私有制改革”,大规模削减公共开支,降低了包括教育、 医疗等在内的社会保障,导致了更大阶级、性别和种族的不平等。

总的来说,世界妇女参政逐渐走向成熟。这种成熟有很多表现:从个体来看,当今政坛女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发挥着强大的作用,她们已从政治上的点缀变成政治上的实力人物;从群体来看,这种成熟表现为,女政治家越来越自觉地把自己看作女性的代表,为女性争利益,这是女性群体意识的觉醒,反映了政坛女性思想上的成熟。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