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权威调查

女子院校:女性领导力的“孵化器”

——以美国韦尔斯利学院为例

作者:蒋莱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9-02-13

在大多数教育机构都只接受男性的时代,女子院校为年轻女性提供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女性以接受高等教育为契机,逐渐从家庭领域走入社会领域,在公共舞台上释放出聪明才智。本文作者以美国著名女子院校——韦尔斯利为代表,总结出女子院校对女性领导力产生和发展的五个方面的作用:为女性提供发展的“入场券”、创造友善的环境、培育年轻的女性领导者、推动性别赋权、成为女性潜力和成就的象征。

■ 蒋莱

女子学院最初就是为了培养女教师而出现的。在大多数教育机构只培养男性的时代,女子院校为年轻女性提供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女性以接受高等教育为契机,逐渐从家庭领域走入社会领域,在公共生活舞台上释放出聪明才智。

笔者曾在美国著名女子院校——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访学,对其开发女校领导力遥遥领先于综合大学的建树追根溯源。以下试图总结出它作为一所女子学院对女性领导力产生和发展的五个方面的作用,以期促进全世界女性领导力的蓬勃生长。

为女性提供发展的“入场券”

如韦尔斯利学院这样的女子高等教育机构,其诞生之初就意味着为女性提供高等教育的功能。正是由于当时仅接受男性的大学拒绝招收女生,而男女混合的机构既不被社会大众接受、也不被想上大学的女生所欢迎,只面向女性的单性别教育机构才应运而生。

尽管目前女子院校机构和毕业生的数量在高等教育的整体图景中都居于少数,但无法否认,如果没有这些女子学院,今天许多令母校和后辈骄傲的女校友恐怕不会有上大学的机会。在全球范围,有着成千上万所女子院校正在为女性高等教育服务,仅印度一地就超过2500所。在某些人口稠密的国家如印度和巴基斯坦——女性的教育机会依旧大大落后于男性。单性别高等教育机构,很可能是这些仅仅由于性别原因无法升读大学的女孩们唯一的机会。

另外,具有世界普遍性的是,女性在精英机构和传统“男性”领域中的参与度仍然严重落后,这些领域包括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而韦尔斯利学院的历史和现状表明,在这些问题上女子学院的作为既有效又成功。即使是今天的美国女子学院,它为女性通过高等教育获得这张发展“入场券”的重要性一点不亚于其在历史上曾经发挥的作用。只要高等教育分配不均依然存在,性别就会在其中扮演一个显著的角色。

创造友善的环境

许多情况下,女子院校提供的不止于安全保障,更多是一种校园氛围,促进女性进入传统上由男性主导的领域学习。

今天在世界各地——甚至女性大学入学率已经超过男性的地区——许多高校中针对女性的校园氛围仍然存在着敌意、侮辱甚至暴力。有学者用“校园寒意”这个词描述女大学生的经历,认为尽管女性正成为美国高等教育的“新多数”,女大学生和研究生仍经常不能在校园享受到充分的教育机会,女性更经常地被忽视、被打断、不被鼓励参与课堂讨论,失去导师指导和研究机会,在学生领导和体育运动等课外活动中受到歧视等。这种关注被延伸到美国之外,包括孟加拉国、加拿大、 尼日利亚、 斯里兰卡、 瑞典、 乌干达和英国及其他英联邦国家。

有时歧视文化表现得十分微妙,用索洛萨诺等学者的话来说,那是一种“微型侵略”——日常的、无意识的歧视行为堆积起来就像“成吨重的羽毛”,形成一种普遍的负面环境,影响女性的自尊、学术表现和抱负。韦尔斯利学院的模式表明,女子学院的学生不会遭受到不友善的环境,在这里,教师认真地对待她们,并保证她们不会在STEM和其他男性主导的学科中成为少数。这为女生提供了一个专注于学习和个人发展的机会,而不必为了提起“成吨重的羽毛”感到气馁和分心,女教师和女领导也可以摆脱掉这些“羽毛”的负荷。

培育年轻的女性领导者

进入21世纪以来,女子院校越来越凸显的重要作用是把青年学生培养成为领导者。调查发现,在男女同校教育属于常态的地区,选择女子大学和女子学院的学生,往往是因为她们认为在女校比混合学校有更多的机会成为学生领导,而女校确实不会令她们失望。调查覆盖的每一所女校内的学生和教职人员都承认,正是由于没有男生,女生得到了放开手脚、大显身手的机会,尤其在那些传统上被认为不属于女性的领域,诸如公开演讲、政策制定,甚至为体育赛事、戏剧制作运送重型设备等等。通过在学生政府的会议室和校际辩论比赛的一次次锻炼,女生们建立起领导力、自信心和自我效能感。

总体上美国女子学院培养女性领导者的成就斐然,无论是被选举还是任命,女子学院毕业生在商业、法律、教育和政府部门担任领导职位的比例都高得惊人。韦尔斯利的学生和校友都表达过,在纯女性环境中,摆脱性别角色期待和性别刻板印象更容易;学校也为她们领导能力的发展提供了更多支持。

推动性别赋权

从诞生之初至今,女子院校一直扮演着为女性、女性研究和性别平权运动提供知识、文化、社会和政治家园的角色。女子院校对促进女性的认知、心理、政治和经济发展,对其社区内外的性别平等都有积极作用。

在内部,女子院校的特殊功能表现在主办女性研究项目和研究中心。无论在历史上还是今天,女性研究机构作为开展女性或是其他与性别平等相关学术工作的知识中心,其所包含的特定功能,都对提高女性地位具有重要意义。此外,女子院校还具有创建“女性社群”的功能。尽管女性主义学者不赞同女性文化和政治之间的关系,但显然社群建设在美国历史上的妇女运动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女子学院的历史使命支持它们在校园和当地社区为培养性别赋权持续发挥效用,无论是内在的、受到使命驱动的力量,还是更大的、作为赋权和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它们都为妇女运动提供了大量智力、文化、象征和行动者的贡献。

成为女性潜力和成就的象征

从历史角度看,高等教育机构——学院、大学、研究所和神学院——在其所在的社会中都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欧洲大学的早期历史表明,在剑桥建立大学某种程度上是与牛津镇竞争的象征性举措;法国人意识到在博洛尼亚拥有一所大学的声望,然后在巴黎建立了自己的大学……除了彰显繁荣和自豪,高等教育还充当着社会变革与凝聚价值观的引领者。

具体到女子教育,女性参与高等教育也有着相当深厚的象征意义,是两性平等进程的标志。它们的存在,以符号性的方式提醒人们,性别平等尚未实现,女性教育是朝着这个目标迈进的一种方式。女子学院在通过象征性的手段促进性别赋权的同时,也扮演了教育的可能性、进步性和反抗性的角色,意味着女孩和女人的发展可能性。

综上所述,女子学院对女性的领导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当然,女性领导力的生发根基,是一个公正、人道、可持续的性别平等社会,其实现不仅需要女子院校,更需要主流的高等教育机构、男女混合院校,以及社会各个层次、各个领域,为这个共同的目标做出必要的改变。

(作者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