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权威调查

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促进农村女性生计发展

作者:杨雪燕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9-02-26

阅读提示

日前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等具体举措。农村女性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具有独特作用。当下,农村女性生计面临生计环境女性化、生计资本匮乏、生计策略单一化、生计福利偏低的风险。本文作者认为,应构建有利于农村女性生计发展的外部环境,培育和增强农村女性的生计资本和生计能力,拓宽农村女性的生计发展途径,改善和提高农村女性的生计福利水平。

■ 杨雪燕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中央一号文件),将“三农”问题置于经济发展“压舱石”的重要地位,并提出“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充分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等具体举措。可以预见,占据农业人口一半的农村女性,将在这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重大战役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解决好农村女性的“生计问题”、促进农村女性生计发展将是全面落实中央一号文件精神的关键环节。

农村女性生计面临的挑战

在中国经济、社会和人口全面转型时期,农村女性的生计发展绝不是一蹴而就、一帆风顺的,而是面临一些重大风险和挑战,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农村女性生计环境女性化风险。生计环境女性化的主要表现是“农业女性化”,指的是由于在农业剩余劳动力向非农行业转移过程中女性劳动力非农化转移滞后于男性,女性逐渐成为农业生产的主要劳动力的现象。处于城市化进程和社会转型期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都先后出现过农村劳动力外流、大量农村女性留守和农业女性化的现象,如中国、墨西哥、印度、巴基斯坦、泰国、菲律宾以及非洲的某些国家和地区。农业女性化使得农村女性更多地停留在收入较低的农业生产当中,造成农村女性的非农转移困难、收入增长乏力。

第二,农村女性生计资本匮乏风险。生计资本一般包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自然资本、物质资本和金融资本。研究发现,与农村男性和城市女性相比,农村女性在人力资本、社会资本方面都明显缺乏。从人力资本看,由于农村基本公共服务的缺乏,农村女性通常教育程度偏低;从社会资本看,由于农村社会父系家族体系和男孩偏好文化的影响,农村女性在社会交往和社会关系方面均弱于农村男性和城市女性。自然资本、物质资本和金融资本通常附着于家庭婚姻关系之上。对于农村女性而言,一旦离异、丧偶等情况发生,其自然资本(如土地)、物质资本(如房产)和金融资本(家庭存款或贷款)等都有可能因为婚姻关系的变化而受到损害。

第三,农村女性生计策略单一化风险。生计策略指的是“满足生存而开展的相关活动”,一般包含生产经营活动、非生产经营活动等。其中,生产经营活动又包含农业生产经营和非农生产经营活动;非农生产经营活动包括家务劳动和社区管理等。其中,家务劳动是一项再生产活动,是劳动力更替的基础选择,主要包含日常家务、生殖、照料老人、养育子女等;而社区管理则是基层政治参与的表现,一般可表现为参与村民大会、参与村级事务决策和管理等。研究发现,对于农村女性而言,留守本身就是一项最基本的生计策略选择。选择留守之后,农村女性的生计策略组合通常可以涵盖农业生产经营、非农生产经营、家务劳动、社区管理等不同选择。但是总体而言,现阶段农村女性的生计策略选择仍然比较单一,从事农业性生产经营仍然是农村女性生产策略当中的最主要组成,而其中传统农业生产又是重中之重;家务劳动仍然是农村女性的非农生产经营活动中占用时间最长的,参与社区管理不足,这使得农村女性整体收入偏低、家庭地位下降、社会地位陷入边缘化。

第四,农村女性的生计福利偏低风险。生计福利一般包括经济收入、个人福利和家庭福利等。相较于农村男性和城市女性,由于城乡二元化体制、传统社会性别规范的影响,农村女性普遍存在经济收入偏低、健康状况不佳、婚姻满意度偏低等问题;加之农村公共服务体系的不完善,农村女性在儿童照料、医疗健康、养老服务等家庭福利方面也均明显处于捉襟见肘的弱势地位。

促进农村女性生计发展的对策

针对上述农村女性的生计发展风险,围绕中央一号文件的贯彻落实,笔者提出以下几点促进农村女性生计发展的对策建议。

第一,构建有利于农村女性生计发展的外部环境。相关政府及组织应及时为农村女性提供准确的农产品市场信息,引导她们根据市场需求,利用当地的地理资源及区位优势,积极发展“资本-劳动”双密集的生产活动;加强农资市场监管,控制农资价格的上涨趋势,减少流通环节溢价,降低农村女性的农资购置成本;建立农资价格与相关农业补贴的联动机制,依据农资价格上涨的幅度及通货膨胀率,适时调整农资补贴标准,启动专项的生产资料补贴项目;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及时引导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建立健全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加大对政策性农业保险的推广宣传力度和财政激励力度,鼓励农村女性参与政策性农业保险。

第二,培育和增强农村女性的生计资本和生计能力。通过教育、培训等手段,提升农村女性的教育水平和专业技能;引导农村女性建立互助小组,强化农村女性的社会支持网络;以完善村规民约为重点,从源头上解决农村女性土地权益问题;积极推进农村房屋的确权颁证工作,实现农村房屋的资产化和保值增值;鼓励当地金融组织设计开发出专门针对农村女性的贷款新产品,加大对农村女性的金融支持,引导和帮助农村女性进行稳健性的物质资本和金融资本投资。

第三,拓宽农村女性的生计发展途径。大力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带动农村女性发展现代农业和特色农业,促进生产组织化程度和经营规模的提高;结合本地经济发展、自然气候等有关特点,大力扶植并发展经济效益好的季节性项目,解决农村女性的季节性就业问题;扶植或引进劳动密集型产业,尤其是食品加工、饲料加工及传统手工艺品生产等适合女性从事的产业,并结合农村女性的特点,打造灵活的就业模式,将简单易操作的生产工序下放到家庭;帮助农村女性从事工资性工作;充分利用农村女性的人才资源优势,以家庭创业为载体,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农产品流通业等家庭经营活动,扶持农村女性参与非农经营活动。

第四,改善和提高农村女性的生计福利水平。在当地妇联组织的指导下,通过家政及教育合作社、互助会等组织带动,组建农村女性互助组织,减少农村女性在家务、子女教育、老人照料等方面的负担;通过设立专项财政支出购置农业机械设备,以改善农业生产条件,为女性参与农业生产提供便利条件;定期组织农村女性进行健康检查,举办各类健康知识(特别是生殖健康知识)讲座;依托乡村文化活动、健身活动设施等,建立多样化的文娱团体,引导农村女性开展体育、娱乐等群体活动,确保农村女性身心健康。

(作者为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